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38~法术失灵
    车轮并没有砸到魏猛,不是因为魏猛跑的快,而是它压根就没有落在地上,它就像个飞碟一样悬浮在空中,就在魏猛的头顶上半米的距离,魏猛怕这个东西落下来,便在地上游走,躲避着车轮。

    开始那个车轮还只是跟着魏猛东飘西荡,可魏猛不停地动,罗宣有些耐不住性子,手中宝剑指着车轮,从宝剑的尖处射~出一道火焰,正打在车轮上,车轮想是被泼了油的干柴碰到了烈火,扑啦啦地烧了起来,魏猛纳闷,这个老爷子是大脑缺氧了?咋还干起了“自残”的事儿呢?宝剑放了把火,还烧自己的东西,这日子不过了?

    可魏猛随后就知道自己错了,车轮被火烧了,不止没有损坏,反倒烁烁放光,不止发光,还开始变大,在魏猛的头顶蔓延着。

    “我靠。《独立日》?”魏猛看着变大的车轮,有种进入电影中的感觉,著名的科幻电影《独立日》中有这样的镜头,外星战舰黑压压地朝着都市扑过来,然后从类似人类菊~花的地方放出一道光,人类就都死翘翘了。

    看着这个车轮冒着火,中间也有个窟窿,那个不会也是个菊~花洞吧。

    魏猛躲闪着车轮,可是那个轮子越来越大,不光把魏猛笼罩在底下,连张翠儿,黄大力和白灵槐也罩在下面。

    魏猛见如此情景,反倒不跑了,如果这个轮子掉下来,砸了自己也砸了她张翠儿。

    火神爷罗宣左手的宝剑飞出,直直地穿过轮子的中心孔,剑鄂卡在中心孔,剑身往下延伸,插在了地上,宝剑和车轮呈现雨伞的样子。

    魏猛一直看着火神爷罗宣的动作,一切都他来说都是新奇的,他好像在看一场演出,而火神爷罗宣就像个正在表演的魔术师。

    “五龙轮和飞烟剑!魏猛,小心了。”白灵槐见火神爷罗宣下了杀招,忍不住提醒道。

    白灵槐话音未落,在轮子的边缘往下滴下红色的液体,那些液体很粘~稠,好像火山的岩浆一般,液体滴落的速度虽然不快,但是如果想逃出车轮的范围,那只怕也会被严重灼伤。

    与此同时,宝剑的剑身变黑,一股股淡淡的黑气中剑身飘出来,朝着魏猛周围弥漫,在轮子底下,出现了一条红色的火龙,张牙舞爪地朝着魏猛扑去。

    魏猛吓地连忙躲闪,可是那个火龙尾巴挂在轮子上,可身形却十分灵活,左摇右摆,始终不离魏猛的路线。

    魏猛跑了几圈,便被红龙逼地逃无可逃,眼见火龙长着大嘴要咬到他,魏猛情急之下,朝着红龙打了一拳,一个黑色的拳影正打在红龙的嘴里,五行拳的水拳,现在魏猛对五行拳中五行的控制得心应手,既然罗宣是个火神爷,水能克制火,他便打出~水拳试试,看看他的水拳能不能灭了火神爷的火龙。

    黑色拳影碰到红龙的身体,红龙就像碰到了克星一样,“呲”的一声缩回了轮子里。

    好用。

    魏猛见自己一击得手,心里甚是得意,原来这是看着吓人,原来是个不重要的货,自己只是一拳,火龙便缩了回去。早知道这样,自己何必要跑啊,打它就完了。

    从轮子的另一个部位,又一条红色的火龙出现,又张大了嘴,朝着魏猛咬来,魏猛也不犹豫,一个黑色拳影打出,火龙又缩了回去。

    “火神爷,你的这玩意,不行啊。”

    一条火龙出现,魏猛便挥拳,火龙挨了打便缩了回去,魏猛既然有种玩打地鼠的感觉,这玩意是So easy了。

    出现了四条红色火龙后,第五条的是一条冒着蓝色火苗的火龙,魏猛正纳闷,这次火龙怎么还变色了,是进化成变色龙了?

    蓝龙的行动速度没有红色的火龙的快,有种慵慵懒懒的感觉,但是蓝龙要比红龙粗一些,它也朝着魏猛张了张嘴,在魏猛看来,蓝龙一点都不凶恶,倒像是没睡醒打了一个哈气。

    “火神爷,你这是条懒龙啊。要不要我帮你给他缕缕它的懒筋啊。”

    火神爷罗宣的第三只眼圆睁,发起了怒。

    魏猛可没管他,挥起一拳,一道黑色拳影直奔蓝龙而去。

    魏猛以为蓝龙也长像红龙一样,挨了打就缩回去,可是黑色拳影刚飞到魏猛和蓝龙正中间的位置,蓝龙张开嘴,突出一个蓝色的珠子,珠子像个彗星,速度也如彗星一般,带着蓝色的尾巴,击中黑色的拳影,拳影和珠子在空中相撞,发出了“啪”地一声巨大的声响,珠子消失了,拳影也消失了。

    魏猛被声响吓了一跳,刚才的攻击太轻松了,突然有了困难,让魏猛一时难以接受,他又连续挥出两拳,一前一后打向蓝龙。

    蓝龙的动作依然慵懒,张嘴突出一颗篮球打破了一个拳影,不等他再吐珠子,魏猛的拳影已经打在了蓝龙的头上,蓝龙的身体猛烈地晃动了几下,但是并没有缩回去,反倒朝着魏猛前进了一些。

    “我靠。这不光是变色,这是进化了。”魏猛又朝着蓝龙打出两拳,情况还是一样,蓝龙只能吐出一颗珠子,打破他的一个拳影,第二拳结结实实地打在蓝龙的头上,可依然没有对蓝龙造成任何的伤害,蓝龙又往前进了一些。

    “这他妈怎么整啊。”魏猛扫了扫头,没再贸然出拳,说也奇怪了,他不出拳,蓝龙只是张嘴,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往魏猛处探。以它的速度,如果想到魏猛的身边,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魏猛摸了摸额头的冷汗,幸好这个蓝龙没速度,如果他有红龙的速度,那自己就死定了。可这个玩意不怕打,要怎么弄呢?难道蓝色的火就不怕水了?

    魏猛正在“绞尽脑汁”想办法的时候,一条红龙从轮中窜出,朝着魏猛攻击。

    一直都是一条火龙缩回去,另一只火龙才出来,蓝龙没回去,这又冒出一条红龙,让魏猛措手不及,当他挥拳把红龙打回的时候,红龙的龙须都搭在魏猛的头发上了,把魏猛的头发烧掉了一撮。

    这条红龙缩回去,另一条红龙又快速的冒出来,魏猛只得不停地挥拳拦挡着红龙,开始还是一条一条的,两轮下来,开始两条两条出现,魏猛心里暗骂,这是玩游戏呢?打完了一周目,打二周目的时候难度就增加了?

    而这时候那条一直慵懒的蓝龙也来凑热闹,时不时地张嘴吐珠子,蓝龙的动作不快,可是珠子的速度比红龙的速度还要快,魏猛只能配合着身形躲闪着蓝龙的偷袭。

    黄大龙抱着胡力霸走到张翠儿的身边,笑着道:“翠儿姑娘,你真是好手段啊。”

    张翠儿没有说话,她也从来没有见过火神爷罗宣的本事,以前她只要把灵符一丢,火神爷一现身,对方就跪地求饶了,所以“神火令”灵符到底有多大的威力她也不知道。今天她看到火神爷罗宣如此的手段,心里也暗自惊讶,难怪爷爷说,这道灵符可以做她的护身符,可这个少年也是相当了得,可以和火神爷罗宣周旋这么久,虽然现在魏猛的情况很是危机,有种朝不保夕的感觉,可如果自己和魏猛的位置互换一下,只怕连照天印都对付不了。

    “翠儿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再这样下去,恐怕要出人命了,您也不想看着这么小的孩子没有父亲吧。”黄大力托着胡力霸道。

    张翠儿看出魏猛无法破了火神爷罗宣的五龙轮,也怕真弄出人命来,便朝着魏猛喊道:“小流氓,你知道错了吗?你要是知错了,给这姑娘磕头认错,以后好好对她,我便绕了你。”

    “我要是磕头认错,你能让我儿子吃你的奶奶不?”魏猛喊道

    “吃奶奶?”胡力霸听到这三个字,猛地抬起头,扒着黄大力的肩膀,一双大眼睛四下找着,一遍找一遍嘟囔着:“吃奶奶。吃奶奶。”

    突然,胡力霸发现了目标,高兴地他两只小胖手不停地拍着:“奶瓶,大~奶瓶。”小~腿蹬开黄大力,翅膀挥动,扑倒张翠儿的胸口,连衣服也不掀,小~嘴就这么隔着衣服,一口咬住张翠儿胸口的凸起。

    张翠儿根本就没想到胡力霸会这么做,吓地她忙拍打胡力霸:“松开。你快松开。”张翠儿一直洁身自好,身体从来没有男人碰过,可她现在却被动“哺乳”,她那里受得了。

    张翠儿这边一着急,火神爷罗宣便注意到了,他注意到,五龙轮的五条龙也放过魏猛朝着胡力霸而且,那条蓝龙更是张开嘴巴要朝着胡力霸吐珠子。

    魏猛哪里会让胡力霸受到伤害,忙朝着蓝龙挥出两拳,也许是太着急了,魏猛这次五行没有控制好,打了一拳水拳,出去一个黑色的拳影,又打出一记土拳,是个黄色的拳影。

    蓝龙感到有东西朝它而来,扭过头朝着黑色拳影吐了珠子,黑色拳影随即碎裂,可是黄色拳影正打在蓝龙的头上,黄色拳影变成一坡黄土,覆盖在蓝龙的头上,并不断地向他身上蔓延,很快便把蓝龙包裹住,蓝龙好像一条咸鱼,被黄土全部包裹后,落在了地上,消失了。

    黄土把蓝龙包裹了还不算完,它一直在五龙轮上蔓延,把整个五龙轮都包裹上,当黄土要朝着宝剑蔓延的时候,火神爷罗宣忙一招手,宝剑从五龙轮的中心孔弹起,飞回到罗宣的手里。

    五龙轮没了宝剑的支撑,好像房子断了大梁,“扑通”落在地上,一时间尘土飞扬,方圆十几米都看不见人。

    白灵槐和黄大力都跳到了一遍,胡力霸晃动着翅膀,两只手托着张翠儿的胸~部飞到了一边,即便是如此,胡力霸都没松口。只有魏猛在五龙轮底下,幸好轮子中间用空隙,轮子掉下来的时候,魏猛没挨砸等尘埃落定后,再看魏猛,魏猛头上身上都是尘土,好像刚从地里挖出来一样。

    魏猛不是不能跑,他有神速,是能跑的了的,关键是五龙轮落地的时候,他失神了,他不明白,五行之中,明明是水克火,为什么自己胡乱打了一个土拳,把水都灭不了的蓝龙给消灭了呢?而且不光把蓝龙消灭了,连着其他的红龙,甚至五龙轮都消灭了,这是什么原理呢。

    魏猛所以不明白,是因为他不知道五龙轮的原理,五龙轮是火神爷罗宣采集鬼火炼制而成的,出现的红色火龙是正常的火,而蓝色的火龙是幽冥鬼火,所以他不怕水。

    但是幽冥鬼火怕土,因为幽冥鬼火是人死后尸骨腐烂产生的,所谓尘归尘土归土,人讲究个入土为安,所以幽冥鬼火最怕的就是土,碰到了土,他便安息了。

    又被魏猛破了一件法宝,火神爷罗宣气地胡子头发都竖起来,在发尖隐隐出现小火苗,虽然只是正神的分身,那也是有脾气的,就这么被一个凡人“欺负”,火神爷哪里受的了?罗宣把酒壶举起来,嘴里念叨了句什么,把酒壶掀开,一群红色的小点儿从酒壶里飞出来,没有飞向魏猛,而是飞向了天空。

    “万鸦壶!”白灵槐喊道。她喊完已经掐了剑指,朝着魏猛虚空连点,一朵朵白色莲花出现在魏猛的身体周围,把魏猛护住。

    魏猛见白灵槐出手了,便知道这一次情况会危机,果然,那些红点飞到空中,很快又飞回,不过随着红点的靠近,它们便地越来越大,到了近前魏猛才看清,那些红色小点儿原来是红色的乌鸦,口内喷火,翅上生烟,朝着他而来。

    魏猛朝天空打拳,乌鸦碰到他的拳头就会消失,可是乌鸦实在是太多了,到底有多少乌鸦,魏猛不知道,他只感觉乌鸦已经把天都遮盖住了。

    乌鸦朝魏猛吐,一个火球便打向魏猛,幸好魏猛身边有莲花,火球打在莲花发,发出“呲”的一声,熄灭了,好像莲花是一汪湖水。

    可乌鸦实在是太多了,火球想乱箭一样射向魏猛,莲花经过了一轮的火球攻击便开始枯萎了,白灵槐只得再次作法,生出新的莲花,帮助魏猛护身。

    空中的火神爷罗宣见白灵槐帮助魏猛,催动赤炎驹朝着白灵槐,手中飞烟剑朝着白灵槐便砍,白灵槐忙举起拐杖招架,这样白灵槐就显得吃力了,在飞烟剑的力道下,膝盖弯曲,差点摔倒。因为她要帮魏猛生莲花护体,没有时间使用“罗刹私~密”的法术,可靠她现在的功力,对付火神爷罗宣,明显力不从心。

    魏猛见火神爷罗宣砍白灵槐,立刻恼了,也不*鸦了,朝着火神爷罗宣连连挥拳:“有什么冲我来,不要打大~爷的女人。”

    张翠儿正在努力摆脱胡力霸的纠缠,突然听到魏猛喊出这么一句,她竟然愣住了,看着魏猛发疯地朝着火神爷罗宣挥拳,虽然他的拳落在火神爷罗宣的身上,无论是水拳,还是土拳,不过是把火神爷罗宣打地摇了摇,造不成什么实质伤害,可是魏猛还是在不管不顾的攻击者。

    他打拳的样子实在是太有男人味了。这么个男人,怎么就是个流氓呢。

    乌鸦还是不断地攻击魏猛,白灵槐因为要应付火神爷罗宣,帮魏猛生的莲花速度赶不上被乌鸦摧毁的速度。尤其一些乌鸦居然采用了“神风式”的攻击方式。

    什么是“神风式”攻击呢?这是个日本的名词,当年在二战末期,日本国内的资源匮乏,造不出军舰和米国进行海战,便让年轻的,没有经验的飞行员驾驶飞机,撞击米国的战舰。日本将这样的飞机纵队称为“神风特攻队”,这样的攻击方式命名为“神风式”攻击方式。

    吃了亏的米国人被日本这样的完全“无法理解”的攻击方式吓到了,所以哪怕是再考虑战略需要,恢复了德国和意大利的武装,也要让日本坚持“和平宪法”。

    那些乌鸦现在就是”神风特攻队”,来不及吐火球,就直接撞向魏猛,完全不顾自己的死活。

    “翠儿姑娘,差不多可以了,再这样下去,真要出人命了。”黄大力把胡力霸强行搂紧怀里,对张翠儿道。眼见着魏猛和白灵槐已经是强弩之末,白灵槐生出的莲花已经不能完全地保护魏猛,魏猛的衣服已经被烧了很多破洞,露出里面鱼鳞纹身。可魏猛浑人不觉,只是一味地朝着火神爷罗宣罗宣挥拳。

    黄大力很想帮魏猛,可是他恢复了真身,不能对凡人出手,所以他只能说服张翠儿。

    张翠儿也看出了魏猛和白灵槐的凶险,虽然魏猛对她百般调戏,但是她并不想要了魏猛的命,尤其魏猛现在的表现,还有那一嗓子,让她从心里对魏猛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好感。张翠儿听黄大力如此说,闭上眼,掐剑指,念动咒语,要收了“神火令”。

    可是张翠儿念完咒语,张开眼,她发现火神爷罗宣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重新化作灵符落在她手里,他依然挥动着宝剑朝白灵槐砍着,而那些乌鸦也在继续对魏猛发动攻击。

    张翠儿以为自己念错了咒语,又掐剑指,认真谨慎地念了一遍,可她张开眼,火神爷依然没有收回。

    张翠儿的额头冒汗,对着黄大力结结巴巴地说:“法……法……法术……失灵了……,我……收不回来灵符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