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40~短暂失忆
    黄大力对着魏猛前前后后折腾了半个小时,终于下了结论:魏猛得了失忆症。

    白灵槐鄙视地白了黄大力一眼,都不认识人了,傻~子都知道是失忆了,还用他黄大力检查。

    在黄大力给魏猛检查的时候,张翠儿一直站在旁边,紧张地看着黄大力和魏猛,好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而易水寒对那个没有皮的人留在地上的两只筷子很感兴趣。

    逃遁的方法很多,最基本的五行遁法,也就是借助五行进行短距离的逃遁,但是没有皮的人采用的方式,却是易水寒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他是遁入地下逃脱的,如果是土遁,他根本不需要插什么筷子,那么他插着两只筷子的目的是什么呢。

    易水寒蹲在两根筷子前面,看似普通的筷子,但在是在他眼中却是完全的不同,那是两根人的指骨,两根冒着蓝色火焰的指骨,这两根指骨插在地面只有一个关节的深度,但是他不是静止的,而是在一点点地往地下钻。

    这是什么法术?易水寒在脑中苦苦思索,他上山跟着掌门师傅学习多年,父亲也对他讲了不少修道界各门各派的法术样式,有名门正派的,当然也有邪门歪道的,可就是没有借助人骨逃遁的法术。

    眼看着两根手指指骨都要钻进地下,易水寒掐道印,一道太极图出现在他两手之间,他把太极图推向两根指骨,他想用把这两根指骨锁住,留着自己好好研究,可是没想到他的太极图刚碰到了那两根指骨,两根指骨就像露水遇到了太阳,瞬间就消失了。

    易水寒心里有了一丝失望,他认为是自己的失误,才没能留住那两根指骨,为什么自己会失误呢?是因为自己的道法低劣,当然这绝不是茅山正宗的法术有问题,更不是掌门师傅和父亲教育的不好,是自己太不用心。

    和魏猛他们分手以后,他刚回到家便接到了父亲的电话,告诉他龙虎宗天师道的张翠儿来找魏猛算账,张翠儿手里有张天师给她护身的“火神令”灵符,魏猛肯定无法招架,如果张翠儿使用“火神令”灵符,呼唤出火神爷罗宣,那么他可以使用茅山正宗的“上清箓”中的神水符箓加以对付。

    根据父亲易仙翁的指引,易水寒找到魏猛他们的时候,魏猛他们正遭受着乌鸦的攻击,易水寒便使用了“上清箓”的神水符箓,天降甘霖,把火乌鸦消灭。

    但是和火神爷罗宣分身打斗的时候,他用尽了全力,依然无法承受一个分身的一击,反观魏猛,昏迷中还能召唤出广目天王和黑斗篷镰刀,三下五除二便灭了火神爷罗宣的分身,更是把后面捣鬼的无皮人打了出来。

    想自己是茅山正宗,下下任掌门的继承人之一,年青一代的佼佼者,可现在看来,连个刚刚修炼的魏猛都不如。是自己过去坐井观天,忘记了天外有天的道理啊。

    一只手拿着一副墨镜,探到他的身前,易水寒抬头一看,却是张翠儿:“你的墨镜。”

    “谢谢。”易水寒没有感情的说着,接过墨镜戴上。

    “你是茅山派的吧。”张翠儿试探的问道,这个少年一出现,天空便下起了雨,把火神爷罗宣的乌鸦消灭地干干净净,那样子好像爷爷对她说的茅山派的神水符箓。

    易水寒站起来,对着张翠儿施礼道:“在下茅山正宗易水寒。”

    “是茅山正宗下下任掌门哦。”黄大力对着张翠儿喊道。张翠儿是龙虎宗天师道张天师的孙女,自己这边有个茅山正宗的下下任掌门掌门,张翠儿的来头很大,易水寒的来头也不小。符箓三山,龙虎宗天师道,阁皂山灵宝派,茅山派,谁也别想压地过谁。

    张翠儿听了黄大力的话,脸上满是疑惑的表情,看着易水寒道:“茅山正宗下下任掌门不是刘英俊吗?”

    黄大力说易水寒是下下任掌门掌门,易水寒并没有当即反驳,是因为易仙翁希望他能做掌门,他也一直把接任掌门当做自己的目标,或者是自负地认为,下下任掌门非他莫属,可被张翠儿直接说出下下任掌门不是他,他才道:“我和刘英俊都是继承人之一,具体谁接任掌门,要等下任掌门来确定。”

    “刘英俊这个骗子。”张翠儿的脸当即就变了。在张翠儿满十五岁的生日,张天师为他的宝贝孙女举行了个盛大的庆祝活动,从中国传统来说,女孩子十五岁要举行了笄礼,也就是成~人礼,便是女孩子长大了,可是嫁人了。所以在中国古典文学中,形容女人最好的年级便是二八,《三国演义》中,董卓第一次看到貂蝉,貂蝉便说自己是“年方二八”,也就是十六岁,那是花开地正艳的时候。如果是过了二十岁,那就是熟~女了,传统戏剧中《妓~女悲秋》中唱到,过了二十岁,便是人老珠黄,客人都没有了。

    想想古代真好啊,女人二十不嫁人,国家就要处罚,女人的父母宁愿赔上嫁妆也要把女儿在二十岁前嫁出去,哪里像现在,五十岁的大妈电视征婚改嫁,还要求男方有房有车。

    就在那次活动中,茅山正宗的刘虎带着他的儿子刘英俊到了张天师面前,对着张天师“推销”他的儿子,张天师对相貌英俊,威武又不失文采的刘英俊很是喜欢。听到刘虎说刘英俊是茅山正宗下下任掌门,便在多喝了几杯酒后对刘虎说,刘英俊这小子不错,是做他孙女婿的材料。刘虎马上顺着张天师的话,让刘英俊给张天师跪地磕头,叫了声爷爷。

    张翠儿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和刘英俊开始了交往,这一交往就是六年,虽然相聚的时间不长,一年也就那么三五次,一次只有三五天,张翠儿从心里也就默认了自己是未来茅山正宗掌门人夫人的身份,刘英俊随着父亲练习法术,他只说等新掌门接任,他就八抬大轿娶她过门。

    今天听易水寒的意思,刘英俊不过是下下任掌门的候选人之一,能不能接任掌门还不一定,多年在心里铸造的掌门夫人的观念一下子崩塌了,如果当年刘英俊告诉他,他只是候选人之一,也许自己也能和刘英俊交往,可他为什么要骗自己呢?还没有成亲,他就骗自己,那成了亲,岂不是更要变本加厉。

    张翠儿越想越气,把脚一跺,也不睬其他人,转身便跑了。

    其实张翠儿所以跑,可不光是刘英俊骗她这一件事情,自己来找魏猛算账,“神火令”灵符都抛出去了,也没能打得过人家,反倒惹了点祸,火神爷罗宣不停使唤,把人家给弄失忆了,现在看来,除了脑子有点问题,魏猛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如果人家找她算起帐,自己可只有挨打的份,正好借着这个由头逃遁。

    见张翠儿走远看不见了,黄大力朝着魏猛“嘿嘿”一笑:“行了,你的失忆症该好了吧。”

    魏猛眨了眨眼睛,一副不知道黄大力说什么的样子:“黑大个,你说什么呢?”

    “行了吧,别装了,我早就看出来你是装的的?人家都走了,你跟我们装还有意思吗?”黄大力伸了个懒腰:“我还不了解你,生性好色,如果你要失忆不记得我们,你肯定会色~眯~眯地盯着白老太太和张翠儿看。可是你从头到尾,一眼都没看,为啥你不看,因为你看过了摸过了,便宜都占光了。”

    “胡说!我摸那一些,是想看看她是不是穿了乳罩,不是占便宜。”魏猛忙解释道,可是他话一出口,便发现自己错了,把老底都流出来了,他只能尴尬地看着白灵槐,嘿嘿地笑着。

    白灵槐的脸色倒是很平静,一句话都没说,抬手抽了魏猛三记耳光,把魏猛打地满眼冒金星,脑袋晃了几下,对着白灵槐道:“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白灵槐更加气愤,从地上爬起来,找到落在地上的拐杖要打魏猛,黄大力忙抱住白灵槐的腰,他的身材高大,抱着白灵槐好像抱着一个孩子,两脚都离开地面了。。

    “你个臭不要脸的,居然装失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你不是不认识我吗?我今天就彻底把你打失忆,你不失忆都不行。”白灵槐挥舞着拐杖,两只脚也在空中乱~蹬,对着魏猛破口大骂。

    刚才魏猛“不认识”她的时候,白灵槐就感觉自己的心被人摘走了一样,空牢牢的,虽然和魏猛在一起的时间不长,可是生生死死也算经历过不少,关键是,他还是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如果魏猛不认识他了,那么她和他可能重新开始,也可能缘分就此就断了,上天是故意耍她,只给她几天的缘分吗?

    魏猛被白灵槐发疯的样子吓坏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白灵槐在易水寒的面前,如此不顾及形象,破马张飞的好像个菜市场的泼妇。他忙对着白灵槐摆手道:“白老太太,我可不是骗我,我刚才真的失忆了,不过只是短暂性失忆,现在好了,好了。”

    “失忆症那可需要重视,这个病可大可小,还是由专业医生来看看吧。”柳三先生晃着他那竹竿一样高大消瘦的身躯,一步一摇地走了过来。

    魏猛像是见到了救星,一个箭步跑到柳三先生面前:“柳三先生,你快给我证明,我是不是得了暂时性失忆。”魏猛说话的时候,连着对柳三先生使眼色,就希望柳三先生能配合自己,骗过白灵槐。

    柳三先生看着魏猛的脸,很严肃地道:“你眼皮抽筋了?咋老眨呢?你这样,我看也不像得了失忆症啊,更不要说什么暂时失忆了。”

    “你是个坏人。”魏猛噘~着嘴,对柳三先生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