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妖御六道 > 74~箭在弦上
    七月十五日,晚上9点。

    上午九点到十二点,玉门山还有一些人上坟扫墓,但是过了十二点,就再也没有人上山。华夏人认为七月十五是个鬼日子,阴气太重,只有九点到十二点之间阳气中的时候才可以祭祖扫墓。

    可到了晚上8点,玉门山突然又热闹起来,在明月的照射之下,玉门山山脚人头攒动,都往山脚的那个方形的建筑里赶。人虽然多,但是都没有说话,如果不是这些人高高低低,各行各业的都有,冷眼看去,还以为阴兵借道了。

    魏猛和白灵槐已经站在场地内,因为比赛定在亥时,也就是晚上9点开始,所以魏猛和白灵槐他们早了一些进入场地,和他们站在一起的,还有黄大力,胡力霸,吴绍纯,刘英俊,奚羽月。

    奚羽月贴着魏猛,美滋滋地看着进场的人们,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而且还都是修道之人,地藏王和显佑伯也来了,坐在西面的看台,如果是过去,她早就被爷爷塞进井里躲起来。

    刘英俊有些局促不安,因为他看到茅山派的人坐在了南面的看台,和龙虎宗天师道,阁皂山的人坐在一起,按道理,他应该站在对面,可是他父亲非要他帮着魏猛他们,面对看台上那些人异样的目光,他怎么可能自然呢。

    魏猛环视了一圈,粗略的算一下,现在看台上就有几千人,而且还不断有人进入场地。

    “大黄,这些人都是修道的?”魏猛问道。

    “哪能呢。”黄大力道。

    “我就说嘛,中国要有这么多奇人异事,司马南早就哭晕在厕所了。”

    “我的意思,这些人不都是修道呢,那不还有一些和尚吗?地藏王菩萨都来了。”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骗子固然多,但是真正的修道之人还是很多的。不过,现在已经比过去少多了。”白灵槐说道。

    “大哥哥,这黑灯瞎火的,怎么也不知道按几个灯,这一会儿怎么比试啊?啥都看不见。”奚羽月道。

    “这就是靠自身的修为了,如果连这点眼力都没有,那么没资格来这里了。”刘英俊说道,心里想,这个小姑娘漂亮是漂亮,怎么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啊,看着也十多岁了,可是这举止做派,好像个七八岁的孩子。

    张天师坐在正东方的看台,和他在一起还有茅山正宗的掌门茅老道,阁皂山的葛真人在一起。张天师的两只眼一直盯着着场内,茅老道和葛真人似乎对比试兴趣并不大,两人闭着眼,居然下起了盲棋,根本没把场内的变化当回事儿。

    其实这也在所难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嘛,如果不是符箓三山直接的关系,如果不是魏猛是过去易仙翁的所谓的徒孙,茅老道和葛真人可能都不会亲自到场。

    “陆无涯,对面的那个几个人就是下场比试的?”张天师看了很久,才出声问道,对面除了那个黑人,其他的都是小年轻,甚至是半大孩子,刘英俊他自然是认识,刘虎还特意跑到他面前,关上门把他的打算对张天师说了,张天师也了解刘虎的苦心,就让他们茅山派内斗一场吧,就算是刘英俊赢了,对比赛的总结果影响也不大。

    知道自己门派有比试,不光农耕田出关来了,连多年没有音讯的王棋盖都回来,要代表龙虎宗天师道打一场。张天师好言相劝,这样的比试,如果王棋盖出场,就算赢了,只怕是龙虎宗天师道也会被人耻笑,王棋盖的功力,整个修道界哪个不知道,他若下场,有失~身份了。

    “禀告天师,就是那几位,中间的就是魏猛,她旁边的两个丫头一个是白老太太,一个叫奚羽月,而那个少条腿的叫吴绍纯,过去是个警察,这几个我们都调查了,除了白老太太,其他的人都是这几天才学习法术,没什么本事。”

    “要是这么说,黄雀道人他们怎么会败呢?那你徒弟不是更废物。”

    张天师的话让陆无涯张口结舌,不知道怎么回答,抬高别人,那么自己也随着水涨船高,贬低别人,自己也跟着往下沉沦,刚才自己是失口了。

    张天师也不想在众人面前让陆无涯太过难看,毕竟陆无涯也是一代宗师了:“陆无涯,你觉得我们派谁应战好呢?”

    “全凭天师定夺。”陆无涯也学乖了,没有敢贸然做主,把决定权交给领导,虽然这个比试是他和易仙翁他们定的,但是现在天师出马了,那自己就只能退居二线了。

    “那个一条腿的,就让赤脚鬼去吧,他们比较之间不相伯仲,免得别人说我们欺负地缺之人。”

    天缺,只天生的残疾人,前世罪孽,地缺,是后天造成的残疾,当世失德。

    “小的恳请天师允许我去打那个白老太太,给我师傅报仇。”一个身高体壮的男人对着张天师施礼道。

    张天师看了一眼那个男人,是王士木的弟子巨无霸。

    “巨无霸,你有这份心难能可贵,但是你可知道,你师傅尚死在白老太太之手,你去了,不是以卵击石吗?”张天师故意道。

    “师徒如父子,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如果不能给师傅报仇,我又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巨无霸说完跪在地上以头触地有声,情真意切。

    “好吧。你上前来。”

    巨无霸跪着到了张天师的面前,从袖子里掏出两个桃木的小宝剑,斜着十字插花插在巨无霸的头发里:“取胜便可,切记不可伤了白老太太的性命。”

    巨无霸虽然心里不愿,他就想借着这个机会把白灵槐弄死,可是张天师说话了,他也不敢反驳,只得称“是”退了下去,准备着下场比试。

    “张天师果然出手不凡啊,为了这么场比试,连龙虎宗天师道的斩邪雌雄剑都交给弟子了,佩服佩服。”茅老道笑着说道。

    张天师的老脸一红,自己的功利心被人家看出来,证明自己的修为不到家,斩邪雌雄剑那是龙虎宗天师道的四大~法宝之一,如今有了这样的宝贝去打个精气全失的白老太太,的确有些过了。

    “哪里哪里,让道友笑话了。陆无涯,剩下的你去安排吧。还是那句话,只是切磋,点到为止,切不可伤了对方的性命。”被茅老道这么一嘲讽,张天师便不好再说话了,把工作推给陆无涯,自己闭目养神。

    亥时。

    比赛场中四门关闭。

    也就在这时候,镇妖塔突然发出了柔和的金光,照耀着整个场地,宛如白昼一般。

    全场鸦雀无声,很多人就是奔着镇妖塔来的,关于镇妖塔的传说太多了,据说里面关押的妖兽不计其数,更有镇妖幡,若是拿了它,那么三界的妖魔都要听从。

    一个身影从天而降,落在镇妖塔的门口,黄大力眼尖,一眼就认出那几个人,左边的是九尾狐涂山,茉莉花和黑牛,而右边是胡三太爷,胡三太奶,柳三先生,李恨水,常仙儿,小玉儿。

    李恨水他们怎么和九尾狐涂山混在一起了?

    “九尾狐涂山!”台下的易仙翁大喊一声奔着九尾狐涂山而去。九尾狐涂山不慌不忙,朝着李恨水施了个礼,道:“三太子,有劳了。”

    李恨水也不说话,从耳朵上取下耳环,朝着易仙翁扔了过去,耳环见风而长,变成呼啦圈那么大,朝着易仙翁就套,易仙翁左躲右闪,可是奈何他为了打碎红色月亮把精气都耗尽了,这段日子虽然勤加修炼可是依然没恢复完全,被乾坤圈套住,乾坤圈往下落,一个变成了三个,脖子上套一个,两臂和腰套一个,大~腿套一个,易仙翁立刻便失去了活动能力,身体的惯性让他直~挺~挺地摔在地上。

    “李三儿,你他妈干这么对我?”易仙翁朝着李恨水怒吼道。

    “没办法,受人之托,你和他之间有什么过节,你们等比试完毕再说啊,给个面子,给个面子。小玉儿,别看着了,快去照顾一下。”

    小玉儿应了一声,跑过去把易仙翁像个麻袋一样扛在肩上往台下走,易仙翁对着李恨水破口大骂,八百年前的污点,易仙翁连账本都不翻,都给李恨水抖了出来,李恨水也只能苦着脸,把头扭过去,假装没听见。

    看到易仙翁被李恨水抓~住了,魏猛就要抽斧子上前,黄大力一下拦住了他:“你干嘛去?有你什么事?你以为你那两下子你能救得了易仙翁。放心吧,易仙翁是天地第一人,他没事。先看看九尾狐说什么。”

    九尾狐涂山对李恨水的行为很满意,他又对着李恨水施了个礼,这才环视了下四周,不紧不慢地道:“大家好,我是九尾狐涂山。”

    全场几千人顿时炸开了锅,从九尾狐涂山这几个人出现,台下就有人窃窃私语,可当李恨水出手就拿下易仙翁,那些人反倒不说话了,他们不认识李恨水,但是他们知道易仙翁,那可是道门天地第一人,在这个人面前居然毫无还手之力,那这个人的功力要恐怖到什么程度啊。有些人甚至不由自主地把刀剑法器都拿了出来。

    可当九尾狐涂山说出了自己的名号,这对众人的冲击不亚于当年911事件,九尾狐?那不是西王母的神兽吗?他怎么到了人间呢?比试马上就要开始,大战在即,他来干什么?难道是来当主持人?这也不是快乐大本营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