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综合小说 > 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 > 第72章 你要,我就送!
    (猫扑中文 )    “在哪?”

    当竹浅影在酒店客房吃着外卖送来的披萨时,意外地,收到炎少的信息。

    大概,算是回应她下午发过去那条称赞信息。

    “酒店。”竹浅影一手捏着披萨一手回了两字回去。

    竹浅影以为炎少是有事找她,可她的回复信息发出去之后,便再也没有然后了。

    竹浅影并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毕竟,炎少这种日理万机的男人,能抽空回她个信息,已属罕见。

    要他像热恋中的小情侣那般信息来信息去的陪她热聊,简直比太阳从西边升起还不可能。

    竹浅影吃完披萨,在网上看了看鸣轩集团的股票走势,看着那像坐过山车一般突然直冲峰顶然后垂直下坠的曲线,她只想,拍拍手掌,再喝点小酒庆祝一下。

    其实,竹之洲还真的没说错。

    她确实,不愿去理会竹家人的生死。

    只不过,这与她是不是飞黄腾达没有关系,再说,鸣轩会走到今天的地步,也跟她竹浅影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只不过,在竹之洲父子自己作死陷入困境之时,选择了冷眼旁观罢了。

    而她与小雨的成长过程,竹家的那些人,可不仅仅是冷眼旁观那么简单。

    各种欺凌各种打压,若非竹浅影够聪明,小小年纪便学会了保护自己和妹妹,大概,她和小雨,早就不知以什么方式消失在竹家了。

    ……

    第二天上午,刑柏伦如约来接她。

    上车之后,竹浅影发现刑柏伦的精神状态似乎不太好。

    “亚伦,你没问题吧?是不是不舒服,要不,我开一段,你歇一会?”

    竹浅影的提议,难得没被刑柏伦否定,直接,乖乖地下了车,绕过来副驾这边。

    等竹浅影坐上驾驶座,坐在副驾的刑柏伦已经把座椅摇了下来,正把手中薄被扬开盖到身上。

    “影子,你开一小两时吧,累了换我开。”

    竹浅影点头,“要来点舒缓的音乐吗?”

    “嗯……”

    回应竹浅影的声音,已经明显带了些睡意,这人,该不会是昨晚一晚没睡吧?

    竹浅影瞥一眼已经闭上眼的刑柏伦,心里满满的疑问,却不敢开口问,生怕打扰了他的休息。

    从L城到R市,好几小时的车程,竹浅影想不明白,刑柏伦为何选择开车去而不是坐飞机去,哪怕坐高铁,也比自己开几小时车快得多,还自在多了。

    隐隐有个答案浮上来,但竹浅影却刻意把它忽略掉。

    刑柏伦这一睡,便睡了近三个小时,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目光正好落在竹浅影的侧脸上。

    外面阳光灿烂,她戴了墨镜,刑柏伦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他能想像得到她一定目光专注地看着前方。

    一如,他初识她的那个时候。

    “影子……”

    竹浅影微微侧头看他一眼,唇角扬起愉悦的弧度。

    “醒了?”

    “嗯……影子,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

    刑柏伦把椅背慢慢调回正常角度,坐直身子,从储物箱里拿了湿巾出来,一边擦脸一边侧头打量着竹浅影。

    “当然记得,你当时还问我是不是不要命了呢!”

    竹浅影的唇角弯得更甚,很明显,俩人初识的回忆,让她心情美好。

    刑柏伦盯着她的笑脸怔怔地出了一会神,良久,才暗叹了一口气,“想不到,就这样过了这么多年了!”

    竹浅影似是没听出他的惆怅,继续用轻松的语调说道,“是啊,这样就过了五六年了!”

    刑柏伦强迫自己把视线从她脸上抽离,扭转头,茫然地,盯着高速路两边飞快后移的路标出神。

    “你以后,大概,很少再有机会跟我们一起去玩了吧?”

    这一次,竹浅影终于察觉到他的情绪不对,匆匆瞥他一眼,“亚伦,出什么事了吗?”

    刑柏伦坐正身子,视线重新落在她脸上。

    “你和炎少,婚期定在什么时候?”

    竹浅影犹豫了一下,她答应过炎少,婚期的事由他那边公布。

    刑柏伦嘴角牵了牵,露出一抹苦笑,“连我也不能说吗?”

    “圣诞节!”刑柏伦是个可靠的人,她相信,他不会擅自把具体的婚期宣扬出去。

    “只剩一个多月了啊……”刑柏伦喃喃地道。

    “嗯……”向来口才极佳的竹浅影,这下,竟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回应他,原本还不错的心情,稍稍回落了下来。

    视线一直没离开过她的刑柏伦,把她的变化看在眼中,强打起精神笑道,“想要什么结婚礼物?别跟我客气啊!”

    竹浅影笑着摇头,“没有什么想要的!”

    对这个婚礼,她根本连期待的想法都没有,哪来的心思去琢磨礼物?

    “慢慢想,只要我能力范围内,什么都可以!”

    如果换了别人,听到刑柏伦这般说,不知得高兴成什么样子。这个可是L城的刑大少,他能力范围内,这礼物得是多贵重啊。

    只是,说出这话的刑柏伦,心里比谁都清楚,竹浅影绝不会要求多贵重的礼物,甚至,她连礼物都不想要。

    认识她这么多年,她的品性,他不是比谁都清楚吗?

    “我要架直升飞机,也可以吗?”竹浅影笑呵呵地说,显然,是在开玩笑。

    “你要,我就送!”刑柏伦却不是开玩笑。

    竹浅影收起了笑意,一脸正经地看了刑柏伦一眼,“亚伦,你的心意,我心领了。你这些年对我的好,就是给我的最大礼物,其他的,真的不必了。”

    刑柏伦无奈地笑了笑,“得了,我明白了!”

    竹浅影又看了他一眼,“亚伦,对不起!”

    刑柏伦伸手拍拍她的肩膀,“乱说什么,你可没对不起我什么,累了吧?前面有个服务站,开进去歇一歇,接着换我开。”

    “不睡了?”

    “嗯,睡够了!”

    把车子开进服务站之后,两人下车买了瓶饮料,靠在车边歇息。

    竹浅影打开瓶盖喝了口果汁,喝完,低头把瓶盖拧上,“亚伦,你昨晚通宵?”

    刑柏伦微微一惊,“嗯,最近事比较多,有点忙不过来。”猫扑中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