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综合小说 > 穿到异世去打架 > 第七十五章:贺寿
    漆黑一片,让走在最前面的严敬文脚步顿了一下。

    他走到桌边,重新点燃了蜡烛,犀利的目光往四周扫了一遍。

    严良东若有所思的看着凌乱的床,跟严敬文有一个明显的眼神交流。

    被发现了?

    躲在净房里的寒冰心里一紧,她明明感觉到有一道目光在这里停留过。

    这净房,虽然名字带着一个房字,其实就是小小的一间而已,就连窗户都没有一扇。

    就孤零零的一个净桶放在那里,难道这里的人拉屎的时候不通风不嫌臭吗?

    慌乱中她根本来不及选择就躲到这里来了,早知道躲在床底下了。

    至少还能知道他们现在在干什么。

    外面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就偶尔会传来窸窸窣窣拿东西的声音。

    到底在干什么呢?不能偷看,她强忍住好奇心,要是被发现了,她就真的解释不清楚了。

    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外面恢复宁静。

    再三确定他们都离开了之后,她才从净房里面走了出来。

    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依然躺在床上的冉宗延,没有什么变化啊。

    就连被窝,都依旧是她起身时候的状态,那么严良东他们到底进来干嘛?

    天边已经有一丝泛白了,她的礼物也送完了。

    “王爷,生日快乐。希望你以后的人生不再遭受任何痛苦,顺风顺水,一定要开心幸福哟,加油!”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没多久之后,床上的冉宗延不仅睁开了眼睛,并且还自己坐了起来。

    而严敬文和严良东,竟然也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他们居然一直就在这里,从来没有离开过。

    “王爷,这寒冰姑娘,到底是什么来路?”

    到目前为止,她的所作所为让所有人都一头雾水,琢磨不透。

    还有,她刚刚的那一番话,到底是真心的还是在讽刺冉宗延?

    “更衣吧。”

    “是。”

    他今日还有更重要的一场战争,可能是他人生里面最后的一场战役。

    虽然对方立于不败之地,但他却不能失了自己的风度,还有摄政王府的名声。

    京城的街道两旁,挤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无数的士兵还有衙门的人都在现场维持次序。

    还有无数的百姓,朝着这个方向赶来。

    他们都在等待,等着一睹皇帝的风采。

    虽然不一定看得到天子的真容,但能看到皇帝的轿撵,也够吹嘘一辈子的了。

    烈泽楚起了一个大早,切确的说,他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兴奋得无法入睡。

    他等了为了今天,等了整整二十年了。

    幸好,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他已经坐上了皇位,成为了天子。而不是曾经那个笼罩在冉宗延光环下,始终在他名字后面的那个太子了。

    什么文武双全?绝世天才?那又如何?过了今日,他就会成为他手里的一个臭虫,他要让他痛不欲生,在极度痛苦中死去。

    绝对不允许冉宗延跟他那个懦弱的爹一样……他一定要亲手了断他!

    当皇帝的轿撵出现在人们视线里的时候,大家跪在地上,低着头,嘴里高呼着万岁,狂热的目光随着他移动。

    这种山呼海啸的声音让里面的烈泽楚十分的享受,虚荣心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恨不得天天都出来晃一圈。

    轿撵稳稳的停在了摄政王府的大门口,文武百官早已经在此等候了。

    冉宗延穿着厚厚的衣服,站在了队伍的最前面。

    他今天穿了一身白,上面绣着一柄柄青竹,就像是傲立在大雪里的翠竹,绝不屈服于这片天地。

    “恭迎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烈泽楚向前跨了一步,一把将跪在地上的冉宗延给扶了起来。

    “贤弟不必多礼,今日你是寿星,这只是一场家宴,这些礼节就免了吧。”

    他的话自然是得到了在场官员的一阵恭维。

    站在台阶上的寒冰,十分鄙视的看了烈泽楚一眼,真是够虚伪的,人都跪了你才说这话,早点说不行?那她也省得跪了不是?

    华翰元不善的目光投在她的身上,她毫无示弱的朝他翻了一个白眼。

    这人,成天臭着一张脸,真的像别人欠他很多钱一样。

    她一点都不喜欢他,像冉宗延那样整日笑眯眯的多好。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跟在烈泽楚的身后,在宴客厅坐好。立刻响起了音乐声,生日宴正式开了。

    王府的侍卫,充当门面的全部都是苏云灵的人。

    没办法,谁叫她带来的那些人看起来比较有威慑力呢?虽然那天被她的孩子们打得东南西北都找不着。

    而她的那些人,则是被安排在了暗处。

    有的时候,并不一定要将真正的实力摆在明面上才叫做保护。

    而她自己,当然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冉宗延的身边了。

    还真的是神奇,这世间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其实挺多的。

    冉宗延虽然依旧苍白着一张脸,看起来跟正常人之间还是差了很多。但跟平时比起来,已经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能自己好好的坐着,还能自己端起酒杯喝酒了。

    不错不错……从今天开始,他只会越来越好的。她的脸上泛起了老母亲般的欣慰……

    只是,她好困啊,昨天晚上明明记得睡着了,却比没睡都还要累。

    这生日宴好无聊,无聊到她都想打瞌睡了。

    这音乐简直就是催眠曲,下面那些舞姬,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再说了,这过生日呢,为什么没有送礼物环节?这些大臣也太抠门了吧?皇帝也没什么表示,还不如她呢,她这么穷还送了一份天大的礼物呢。

    一曲终了,舞姬也退了下去。

    烈泽楚端起了酒杯,咳嗽了两声,成功的将所有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这是朕第一次来为贤弟庆生,虽然也是最后一次。只是可惜的是,你还未有子嗣,这实乃是大烈王朝的一件憾事。”

    “对对对。”

    “皇上说得太对了。”

    不管他乱七八糟的说了些什么,下面都是一片附和声。

    “贤弟,虽然这是你最后一次过生辰,但你的名字一定会在大烈王朝名流千古的。朕一定会亲自为你的墓碑题字!”

    随后,他靠近了跟他平起平坐的冉宗延,压低了声音:“今日过后,朕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要告诉贤弟。”

    他脸上的笑容诡异又神秘,冉宗延端着酒杯的手突然青筋暴起。

    寒冰拳头紧握,这哪里是来贺寿的?简直就是来欺负人的!

    她好想打人啊,好想一拳将那个胡说八道的皇帝给打飞出去!

    “皇上,我们王爷已经痊愈了!”

    她站在了大厅中央,用响亮的声音宣告:“因为昨天晚上,我们已经同床共枕了!”

    书客居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