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综合小说 > 我在古代嗑CP > 第一章 穿越即被欺
    大歆朝,正统五年,平京城,汪府皓月堂。

    侍女香梨端着一个盘子进来道:“三小姐,太太命人送了些上好的酥酪来。”

    颖姝心中想着国家大事,面上便麻木地回道:“放着罢。”

    陈妈妈那记中老年妇人所独有的尖利声音响起,“姑娘年纪小肠胃弱,怕是吃不了这些硬生生的东西罢。”

    说罢,她紧赶着上前,随手拿起两块酥酪分了出来,将剩下的一整盘子端在自己怀中,喜滋滋道:“莫不如让老婆子收了,给我那小孙子吃。”

    颖姝很是无奈地点点头:“妈妈说的是,那便拿去罢。”

    陈妈妈应着,喜滋滋的下去了。

    香梨冷冷哼着一声,啐道:“呸,什么东西,仗着是太太的陪房便这般嚣张,姑娘也能忍?奴婢真是想给她几个大耳刮子才是。”

    颖姝盯着门口的方向,许久才缓缓出言道:“陈妈妈,是资历久的人,且忍忍罢。”

    忍,是她自穿越的两个月以来,悟出来的第一个豪门生存法则。

    盖因颖姝现在的身份,是有些尴尬的。

    虽然名义上是内阁阁老汪瑛的嫡出三女,实际上却和庶出也没什么区别,因为她已经亡故的生母平氏只是个平妻。

    两个月前,汪家从苏州城举家搬入平京城,走水路时遇到水匪,平氏给太太刘氏挡刀而死,原主也因此落水而亡。

    颖姝迷迷糊糊了两个月才渐渐接受了穿越的事实,表现在众人眼中却是因生母亡故而哀伤过度,老太太彭氏动了恻隐心,亲自找了刘氏谈了许久。

    刘氏一从老太太屋里出来,便红着眼睛命人将颖姝挪到自己的皓月堂里养着,嘴上还念着要当亲生姑娘对待,但颖姝毕竟已经是个十五岁的大姑娘了,这母女感情如何能轻易培养出来?

    再加上汪家刚刚回京,刘氏要忙着理事应酬,便更加有心无力了,她私下里一琢磨,便将自己的陪房陈妈妈指过来照顾颖姝。

    陈妈妈来了不过三日,就不把好脾气的颖姝放在眼中了,刘氏送来的好东西,颖姝还没享受到,就全归到了她的口袋中。

    若是颖姝偶尔提出什么需求,她就会埋怨颖姝不好伺候:“姑娘也该当懂事些,太太待您虽好,只是您也该为太太省些才是。况且小女哥儿,不当娇奢。”

    古代大户人家的保姆妈妈,虽然本质上是下人,但是却承担着教养喂养的责任,所以通常情况下,若是的小姐公子有什么不对的,保姆妈妈是第一时间出面教育的人。

    所以颖姝没有立场去教训陈妈妈,只能硬着头皮笑一笑,尽量不去麻烦她。

    对此情景,颖姝身边的两个侍女香梨与杏子都心中不忿,明里暗里告状了许多次,而颖姝只是笑着说:“再等等。”

    而她等待的机会,很快便来了。

    这日,刘氏破天荒过来看望颖姝,“姝姐儿啊,身子恢复的如何了?”

    陈妈妈殷勤的围在周围,紧紧盯着颖姝,生怕她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于是颖姝很知趣的展现出自己的乖巧:“谢母亲关心,我已然好多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怕你不能休息好呢!”刘氏微微一笑,大概是想要极力摆出一副温柔和蔼的样子,虽然很是违和。

    她话锋一转:“姝姐儿,过些日子,不若出门见识见识?咱们家刚到京城,这京城中许多人家都不知晓你们姊妹几个,这以后可是不行的,再过个把月,成国公作寿,福昌公主说要见见你们姐儿几个!”

    这位福昌公主不是外人,正是她二姐的未来婆婆。

    颖姝的父亲汪瑛共有妻妾四人,正妻刘氏育有大姐儿颖嬛、大哥儿汪湛和二哥儿汪渐,平妻平氏育有三姐儿颖姝,王姨娘育有二姐儿颖嫦,还有个无子无宠的杨姨娘。

    大姑娘颖嬛被圣人赐婚给了和王,过了门便是王妃;二姑娘颖嫦许配给了福昌公主的庶子,虽说是庶子,可福昌公主没有嫡出的哥儿,这位庶子也是前途无量。

    相比之外,颖姝虽然出身比二姑娘还高些,婚事却低了一头,被许给了昭明公主与永福侯的二公子沈斌,听着是比公主的庶子要强,但不能继承爵位,到底差了几层意思。

    提到沈斌,颖姝总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很熟悉的样子,但可惜她不是专门学历史的,虽然看过的历史书不少,但早就忘的差不多了,对于歆朝这个朝代,只隐约记得肃宗与张禧妃那些花边新闻,除此之外都不记得了。

    算了,想不出来就不想了,知道能出门,就是好事,颖姝心中不觉欢呼起来,若不是这具身子确实总是三病七痛的,她早就想出门透透气了。

    心中这么想的,但她面子上还保持着柔顺恭敬:“全凭母亲做主就是了,只是我自从落水,许多事情都忘了,怕给母亲丢人……”

    “哎呀姝姐儿,你没的怕什么?”刘氏劝慰着颖姝:“你跟着我,跟着你大姐姐,总不会差的。”

    颖姝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刘氏乐呵呵的示意身边的孙妈妈将手上的红木盒子拿来打开,只见里头躺着一只红石榴样式的头面。

    她拿起头面,对着颖姝的发髻上比划着道:“这是我命人新在四宝斋打造的点翠红宝石榴头面,颜色怪是鲜亮,你戴着正合适。”

    颖姝蹲下身子行礼,“谢母亲关心。”

    “好,好。”刘氏对颖姝的省心很是满意,正准备和便宜女儿再联络一下母女感情,门外又传来了通报的声音,刘氏只得风风火火地回去了。

    颖姝很是自觉地看着下首眼中冒着金光的陈妈妈,“这头面不若妈妈帮我收着,我头发少,经不得这么沉的。”

    陈妈妈喜笑颜开,嘴咧的像个猴子:“好好好,姑娘都这么说了,老婆子必得应才是。”

    颖姝看着陈妈妈远去的背影,心中想着《红楼梦》中的迎春小姐,怪不得在野史话本子里古代的乳母妈妈大多都是丑角。

    幸好,这丑角也存在不了太长日子了。

    颖姝这边刚一宣布身子大好了,那边就被送到大姑娘颖嬛的芙蓉馆中,重新学习写字女红等闺阁技艺。

    颖嬛是汪家众姐妹兄弟中最年长者,就和许多家庭里长子长女一样,都喜欢摆谱教训弟妹,但性格爽朗,待人真诚,很是招人喜欢。

    不过五日的功夫,颖姝的书法便提高了不少。

    “姐姐教的好,也有我努力的缘故。”

    颖姝很会察言观色,她发觉大姐很喜欢弟妹对她的亲昵,只不过两个弟弟都是男子,而二姐素来不肯往来,便决定将这个光荣的重任交给她自己了。

    “你这皮猴儿。”颖嬛笑骂道。

    她被颖姝这几日以来连番的花言巧语给哄得很是高兴,看着妹妹那般的撒娇,深刻的感受到了作为长姐的意义,心里升起几分温暖,便忍不住对颖姝更加亲近了些。

    她想起一件事情,对颖姝叮嘱道:“姝姐儿,想来母亲也与你说了,后日福昌公主的驸马成国公做寿,邀请了咱们姐妹几个,你回去后好好选些体面的首饰,可别这一身了,忒素净。”

    “嗯。”颖姝心中暗喜,眼睛一眨一眨的,很是动人可爱,“姐姐……你……能不能借我些好的头面首饰啊?”

    颖嬛很是疑惑:“母亲不是给你打了许多头面首饰了么?我瞧着那一套点翠红宝石石榴的便不错,又华贵又大方。”

    颖姝眼珠子继续转着,一副为难的样子,声音更是小小的,语气颇为委屈。

    “陈妈妈说我年纪轻、头发短,戴不了那么沉的头面,会损头发,就给我收着了,说是等我头发多了些再戴。”

    她指了指自己发髻上的那只银簪子,“陈妈妈说,母亲给的那些头面都忒沉了,这簪子轻,不伤头发,只给我戴这个。”

    这话里八分真二分假,听得颖嬛一双姣好面容泛起了明显可见的怒气,她当即起身,愤怒道:“竟有这般的事情,这也忒欺负人了些。等着,我这就去找母亲说理去。”

    颖姝则是一副懵懂样子,活像个呆兔子一般,只歪着脖子探问道:“姐姐……怎么了啊?陈妈妈不是为了我好么?”

    颖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这小傻子,你怎么就那么放心陈妈妈啊?”

    “陈妈妈不是母亲的人么?”颖姝继续眨着眼睛,一副不解的样子:“母亲的人怎么会待我不好哇?”

    颖嬛闻言,心中暗自升起了一团疑影来。

    她不敢耽搁,当即便拉了颖姝去主院找到了刘氏,一照面便将此事的头尾都讲给她听。

    “母亲也忒不明白了些。”颖嬛搀扶着刘氏走在前面,低声说道:“虽说是刚刚搬到京城忙碌些,可您既然答应了祖母,便不当疏忽照顾三妹妹。这若是三妹妹是个惹事的,只怕是早就闹到了祖母那里,到时候您只怕是免不了一顿斥责了。”

    刘氏啐骂道:“这天杀的老货,仗着是我的陪房便像个拿了耗子的猫似的嚣张个没完,我以为派她过去还能管住那些小的,谁知道竟是这么个境况。天可怜见的,我待那三丫头可是真真好的没说了,今天我非要弄死那老货才是,不省心的东西。”

    “所以说三妹妹是个省心的啊!”

    颖嬛素来知道她这个母亲,能干是能干,不过脾气略有急躁,这等子小事从来经不过大脑,往往是大事才明白些,这样的性子当个男子倒是合适,当个女子,便是难免不好。

    她忍不住耐心提醒:“所以母亲更应该拿三妹妹当自己亲生的才是啊,二娘可是为了您才去世的,咱们理应好好照顾三妹妹。且我瞧着三妹妹性子软弱无争,自从落水之后,胆子更是小的跟个小老鼠似的。这般性格,您养在手里也省心不是?将来若是能在昭明长公主府混的好些,您手里也多份助力。”

    “我明白。”刘氏点头应下,心中却忍不住泛起了嘀咕来,“陈妈妈是知道我性子的,这般损害我名声的事情,她倒敢做?没得活腻了。”

    “这是母亲自己不谨慎。”颖嬛挽着刘氏,耐心的解释道:“我方才派人去查了查,那陈妈妈不是有个儿子么?她儿子是个不省心的,与那王姨娘房中的一个叫做小崔的女使有了首尾,怕是被那王氏给拿这件事情给扣住了罢。”

    “那我倒是不能不管了!”刘氏面上的不忿之色越发明显,“那贱人还敢把手伸到我这里?”说罢,刘氏便是一副要出去拿那王姨娘问罪的神情。

    颖嬛见此便是忙地按住刘氏,劝说着:“母亲可糊涂了?您这直接去找王姨娘,这算是什么?若是王姨娘找了父亲,您不就……”

    刘氏急躁道:“那我如何?难不成竟是忍着?”

    颖嬛很是无奈,不过也是对着刘氏贴耳小声说了许多话,才使得刘氏安分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