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综合小说 > 我在古代嗑CP > 第三章 嗑CP嗑到了未婚夫上
    颖姝说罢,便要作势去解开那镯子。

    这个时候颖嬛便是发挥了长姐的实力与作用,对着二姐颖嫦道:“你以后都要嫁入公主府,要什么好东西是没有的?公主娘娘也不过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对姝姐儿颇为照顾罢了。”

    颖嫦很不服气,小声嘟囔了几句等着戏开了便是开始看戏了。

    颖姝不喜这些,只是耐着性子支着眼皮去看,这样的结果显而易见,她睡着了。

    睡着睡着,只听一阵巨响,她一惊醒,只见在场众人都忙地起身拜倒,颖嬛更是急急地按着还在迷糊的颖姝。

    “参见太子殿下。”

    颖姝一下子便精神了,虽是跟着众人拜倒却是暗中微微抬起了头来,只见人前有一十四五岁的少年男子,一身云瓓海水纹的天蓝色宽袍,上头绣着不知道是龙还是蟒的袍子。远远瞧过去那面容并不真切,不过很明显应该生的不错。

    她再随着众人起身,细细打量,只觉着那太子行走言语间皆是一股子天生华贵之气。

    只是有一点,太冷了。

    只见他对着福昌长公主淡淡地行了一礼,惯常的社交体面只见能说一个字绝对不说一个词,几乎是要多冷有多冷。对着公主尚可,对着旁人则是保持着客气的淡漠与疏离。

    颖姝觉着有些受不了,于是便赶忙地转过头去随意看着。

    她随意一转头,便将目光落在了男宾之中的一个红衣男子身上。

    倒不是颖姝故意去看,只是那男子行为举止实在是与周围那些正襟危坐的老爷公子们显得格外不同些。

    好像是在——打招呼。

    自然不是对着自己,颖姝顺着那男子挥着手的方向望过去,竟是冲着太子!

    她又睁大了眼睛去打量那男子的神情,倒也是个好看的人。一张面皮白净若玉,棱角分明却又不会显得太过冷峻不易接近,更绝的是那一双好似天生含着笑意的双眼,看起来很是温和俏皮。

    她又不自觉地去看着那太子的方向所在,很可惜,太子却是冷漠的没有回应。

    再看男子,他依旧在坚持不懈地挥着手,之后见太子实在没有回应便是嘟囔着嘴饮了一口酒。

    这些场景落在颖姝眼中,颖姝只是觉得,莫名地熟悉。

    对了,就是自己穿越前看的电视剧里那俩男主之间的相处模式。

    嗯?

    对了,颖姝想了想自己在现代时候的爱好,无非就是读读耽腐文学,嗑嗑男男配。

    请不要觉着不可思议,毕竟做为一个长年的单身狗早就对谈恋爱没什么幻想了,所以现代的自己很喜欢在空闲时间守在电视机前看这些,常常会被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感动的昏天黑地。

    再配上奶茶和薯片,双手握着简单的快乐,绝了。

    想想可能是自己在古代压抑爱好久了,看着谁都像是cp。

    她迅速收起了嗑西皮的心思,又开始盯着前面的戏看。

    很无聊,嗯。

    鬼使神差地,她又将头转向了太子那边。

    太子这般尊贵的人,自然是坐在上首的,只见太子依旧是冷漠面庞,对着周遭之人的客气恭维只是淡淡的回应,便是离了这么远,颖姝都能觉出一身寒冷之气。

    很意外,方才那个生的很好看的男子倒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凑上前去了,倒是挤在了太子身边,笑眯着眼睛对着太子好像在说了些什么。

    太子依旧没有回应。

    那男子又嘟着嘴,一脸的无奈。只是这样的情景落在颖姝这个天生“腐女”的眼中,却怎么看都觉着男子像是在“撒娇”。

    腐女的天性告诉她,这样的情况,一般两个人总要有些关系的。

    太子依旧没有回应。只是淡淡地举起酒杯想要喝酒,然后那男子竟是主动上前一脸生气的模样将那酒杯给夺走自己喝了下去。

    颖姝更加不觉睁大眼睛去看,她好像……看到了那太子的嘴角微微勾勒出了笑意,尽管那笑意并不明显,可是颖姝保证那太子是笑了的。

    甚至,还有点宠溺?

    大概是,嗅到了爱情的味道。

    冷酷高冷沉默寡言攻x热情可爱俏皮话痨受。

    腐女之魂熊熊燃烧,很快颖姝就在心中脑补出了一场原耽大戏。

    她敢保证绝对不是自己腐眼看人基,而是那俩人实在是太明目张胆了些。

    就在她沉寂在原耽大戏中不能自拔的时候,只听得宴会中突如其来发出了“啊”的一声,登时间场面好似炸开了一般。

    只听得福昌长公主近乎撕心裂肺的声音:“护驾!护驾!”

    她迅速用目光扫视在场众人,只见还是太子那里出了问题,定睛一看,方才那红衣男子竟是嘴角含着血,几近昏迷。

    而这时,太子几乎是立即反应了过来迅速将那红衣男子给抱起。

    而且还是……公主抱。

    很抱歉,这样紧张的时刻,颖姝只是觉得又紧张担心又觉得自己……嗑到了。

    这般众人或是四处逃窜或是聚上前去围着看那太子与红衣男子。

    只听得福昌长公主道:“快把斌哥儿给抱进去,快点请太医,府兵护驾!”

    太子只“嗯”了一声,便抱着那男子往里走。

    隐隐约约地,颖姝还听到了那红衣男子说什么“我没事”之类的话语。自然她没有来得及多想,便被颖嬛给带走了。

    因着此次事关太子与长公主,与会人员都算是暂时被困在了公主府不能离开,颖姝一家自然也不能例外。

    而颖姝,一边慌张害怕,一边又总觉得那太子与红衣男子之间有什么不清不楚的联系。

    不过她很不愿意嗑血糖,自然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平平安安的才好。

    颖姝只觉着脑子里乱哄哄的,她自从来到古代哪里见过这样的状况,又兼方才太子与那红衣男子之间的事情还让自己一时间来不及接受处置。

    这信息量,太大。

    她方才瞧得真切,那红衣男子是喝了太子本该喝的酒才会中毒,那么意思便是本来这毒药是要送到太子口中的。她实在不敢想,若是太子喝了那毒药,后果该如何,喜事变成丧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颖嬛与颖嫦不知是怎的,好似突然之间更加关心自己这个小妹了,尤其是颖嫦,本来因着福昌长公主的缘故颖嫦便是在看戏的时候都忍不住挑刺几句暗中讽刺颖姝,这下子倒是一齐聚在颖姝身边。

    “姝姐儿,你……没事罢。”

    颖姝很好奇:“什么事啊?”

    颖嫦还想在说,颖嬛却是对着颖嫦摇了摇头,对着颖姝道:“自然是没事的。”

    这般便是到了晚间,有公主府的丫鬟带着侍卫模样的人将殿阁打开,“时辰已晚,公主娘娘请诸位夫人姑娘各自安置。”

    那一晚颖嬛与颖嫦好似很是奇怪的模样,颖姝能感受的到,两个人都在无时无刻到的关注着自己,很是关心。

    那目光之中也多了许多柔和温柔,更好像是……同情。

    颖姝一头雾水,只是觉得奇怪,这两位姐姐该是关心太子与红衣男子才是。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自己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嗑“西皮”,可得平平安安最后携手相守才好。

    她这样想着,便是迷迷糊糊地过了一晚,到了第二日中午,才有丫鬟带着刘氏前来找几个颖。

    刘氏显然也是没有睡好,顶着两个厚厚的黑眼圈道:“咱们回家罢,没事了。”

    颖嬛自顾上前与刘氏说了许多话,颖姝也听不清,只是浑浑噩噩地跟着颖嫦便是。

    在回汪府的马车上,三个颖这才有些稍稍放松,尤其是当颖嬛对着颖姝说“你且放心,谁都没有大事,那沈家二哥儿自是安全,不过需要稍稍调养便是了。”

    “太好了。”她不自觉感叹道,作为一个职业西皮粉,第一次嗑到真人,可不是要求他们天长地久平平安安的。

    “噗!”颖嫦不知怎的,竟是长声一笑,只拿着颖姝打趣道:“大姐姐你看看三妹妹啊!果真是谁的丈夫谁心疼,你瞧她啊,昨晚脸色像个茄子,如今倒是喜笑颜开了起来。”

    颖嬛也难得地打趣道:“我们姝姐儿长大了,也该体贴人了。”

    颖姝猛然间反应过来:“等等……沈家……二哥儿?”

    颖嬛曰:“是啊!”

    “就是我要嫁的那个沈斌?”

    颖嫦答曰:“不然呢?”

    这时马车一个颠簸,便将颖姝给惊的差点掉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了?也不至于自己的丈夫没事这般高兴罢。”颖嫦扶着颖姝碎碎念道。

    颖姝差点喷血,自己虽是腐女,可是也总不能让自己的丈夫与别的男子这样亲密吧!谁见过腐女喜欢和弯男谈恋爱的啊!

    颖姝很是崩溃,极力在脑海之中告诉自己“沈斌与太子只是友情,只是兄弟情。”

    可是慢慢地她脑海之中竟是浮现出了这样几个字眼:“德宗好男色,沈斌为之所宠,恩爱甚笃,逾汉哀帝董贤。”

    她记不清这是哪本史书上写的了,不过她敢保证,自己前世的的确确看过这本书,而书里的的确确写过这样的故事。

    她又在脑海之中捋了捋,如今正统年间,应该是歆英宗,而英宗的孩子,就是……德宗。

    没错,不是同名同姓,而是确确实实是那个沈斌。

    颖姝差点哭出了声。

    然后她就是漫长的发呆,呆到轿子停在汪府前面她都不知道。

    回到家中,刘氏见颖姝如此,还不忘揶揄道:“这孩子,可是吓傻了。”

    颖姝这才反应过来,忙地道:“谢母亲关心,我没事儿。”她转头一看:“父亲呢?”

    刘氏答道:“哦,你们父亲素来与成国公要好,今晚就留宿国公府了。”

    一如刘氏所说,颖姝的父亲此刻正在成国公府商议着事情。

    “哼,王真实在是太嚣张了!一个阉人,竟也敢这般!”成国公张用素来脾气耿直火爆,拍着桌子道。

    汪瑛看着张用,倒是忙地劝慰了起来,“发升兄别恼,这王真是圣人身边的红人儿,咱们暂且还动不得。”

    成国公并没有因此畏惧,反倒更是连声道:“阉人嚣张,你倒是能忍,这次进京平家弟妹身死不就是那阉货搞的鬼么?”

    福昌长公主在一旁倒是沉着:“其实我瞧着那王真倒也未必是想要弄出人命来,你们倒是想想,他下毒的药量并不能致死,斌哥儿如今安安分分的活着呢!那水匪根本没有上汪大人的船,想来他也不敢弄出什么大动静罢。”

    汪瑛点点头:“公主说的是,我瞧着,顶多是想给咱们个警醒罢。若是真敢害了太子殿下,他也怕咱们撕破脸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