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言情小说 > 长生霸婿 > 第二十章 三叶草和黄金面具
    匕首在距离帅气青年咽喉五厘米的地方停下,矮个子劫匪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是个清纯靓丽的小姑娘。

    粉色运动衣,齐耳短发,一脸涉世未深。

    三叶草女孩用求助的眼神看向白凤九,可白凤九依然闭目养神,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

    三叶草女孩绝望了。

    “嘿嘿!还是个小美人儿!”

    矮个子劫匪一摊手:“把东西交出来!”

    三叶草女孩紧紧抓着背包,声音颤抖道:“没……我没有什么古玉,他胡说的!”

    矮个子劫匪一拧眉头,声色俱厉。

    “少他娘的废话,拿过来!”

    伴随着一声尖叫,三叶草女孩的背包被夺走,拉链蛮横扯开,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出,私人物品撒了一地。

    “在她脖子上挂着!”帅气青年在后面提醒道。

    “哦?在脖子上挂着呢?“

    矮个子劫匪狞笑一声,淫邪的目光打量三叶草女孩白皙的颈部,不禁吞了口唾沫。

    “我真的没有古玉!”

    三叶草女孩在矮个子劫匪动手前,自己扯开了一块衣领,光滑白嫩的颈部上空空如也。

    “敢耍老子!”

    矮个子劫匪回手就是一巴掌,帅气青年被打的鼻子窜血,眼冒金星。

    “老子弄死你!”

    “大哥!大哥!她真的有一块古玉!”帅气青年哭嚎着求饶:“我没骗你,刚才我还看到了,一定是她藏了起来了,我这就帮你找!”

    帅气青年连滚带爬,过去一把将三叶草女孩拉出来,然后撅着屁股在座位上一寸一寸的寻找。

    “在这里!”

    帅气青年从座位的夹缝中找到了那枚羊脂玉,献宝似的捧到矮个子劫匪面前。

    “还给我!那是我爸爸留给我的遗物!”

    三叶草女孩扑过去就要抢,却被帅气青年一把推开。

    “给我滚!”

    三叶草女孩被推倒在地,面对无法反抗的劫匪和帮凶,以及冷漠的乘客们,她只能无助的哭泣。

    矮个子劫匪拿过古玉送到高个子劫匪面前:“大哥,你看!”

    被称作大哥的劫匪拿过古玉仔细观看,眼中闪过一抹难以抑制的激动深色。

    古玉被大哥不漏声色的踹进兜里,然后命令道:“老三,赶紧去收货,别耽搁时间!”

    老三应了一声,转头将口袋甩给帅气青年。

    帅气青年心领神会,拿着口袋挨个收钱包手机,不愿给的上去就是一巴掌,路过地上坐着的三叶草女孩时,还嫌弃的踢了她一脚。

    帅气青年拎着满满一口袋回来,在白凤九的座位前停下,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喂!你的东西呢?”

    白凤九依然闭着眼睛,淡淡道:“拿着东西赶紧滚。”

    “卧槽!”帅气青年转头对劫匪老三道:“这小子不交货!”

    “我看谁敢扎刺啊!是不是身上缺窟窿了!”

    劫匪老三攥着匕首上前,一把抓住白凤九的衣领,闪着寒光的刀尖抵在他的喉咙上。

    白凤九缓缓睁开眼睛,看向劫匪老三的眼神,好似在看一具尸体。

    “还瞪我!我让你瞪!”

    不知死活的老三举起匕首就要捅,却被身后的劫匪老大呵斥住。

    “东西到手,赶紧走!”

    老大转身下车,走到车门的时候,他转身瞥了眼白凤九。

    刚才白凤九睁开眼的一刹那,老大突然打了个机灵,那种不带任何感情的眼神,他曾经见到过一次,那个人,绝不是凡夫俗子能够招惹的。

    “算你小子走运!”

    劫匪老三不甘心的松开白凤九,刚走两步又驻足转身,盯着地上哭泣的三叶草女孩,眼中淫邪越来越浓。

    “麻痹的,三个月没开荤了,好不容易遇到这么漂亮的妞儿,估计还是个雏儿,决不能放过!”

    欲望蒙蔽了劫匪老三的心智,他淫笑着伸出脏手去抓三叶草。

    劫匪老大已经下了车,回头却发现老三没跟来,不禁眉头一皱。

    “老三!老三!你磨蹭什么……”

    “啊!”

    “砰!”

    老大的话还没说完,大巴车内突然一声惨叫,紧接着人影飞出,一头撞在马路牙子上。

    “老三!”

    持枪望风的劫匪老二跑了过去,他扶起地上的老三,手上传来温热的粘腻感。

    刺眼的液体染红了他的手,也染红了他的双眼。

    劫匪老二和老三是亲兄弟,二人从小相依为命,长兄为父,弟弟被人打死,做哥哥的痛不欲生。

    车上走下一个年轻人,双手踹在裤兜里,面无表情,双眼沉寂如万年死潭。

    白凤九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老三的尸体,好似死的不是人,而是路边的一条狗。

    他本不想出手,可是老三太贪婪了,白凤九能容忍他们抢劫,但不能容忍老三对一个娇弱的女孩下手。

    老三触及了白凤九的底线。

    “是你杀了我弟弟!”劫匪老二咬牙切齿,声音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你也想死吗?”白凤九侧头,看向不远处的劫匪老大,语气平静道:“我现在不想让你们走了,把东西都交出来!”

    白凤九伸出手。

    “我给你!”劫匪老二拎着土造****睚眦欲裂,抬起黑洞洞的枪口,对着白凤九扣下了扳机。

    “砰!”

    一声枪响,刺鼻的硝烟喷涌而出,铁砂呈扇面分布将白凤九包裹,避无可避。

    老二怒急而笑,笑得非常狰狞,他预见了白凤九被打成马蜂窝的惨状,嘴角咧的更大了。

    铁砂喷在了大巴车上,发出爆豆般的声音,大巴车外壳被打成了筛子,却不见了白凤九。

    “老二,小心后面!”老大发出一声疾呼。

    如海啸般的杀气从背后传来,老二大惊失色,转头看到一只拳头在眼前放大,他忙调转枪口,可是为时已晚。

    “死!”

    “砰!”

    一拳砸下,猎枪脱手,无头尸扑倒在地。

    大巴车里瞧热闹的人们发出惊呼,有人脸色苍白,弯腰呕吐。

    背后劲风袭来,白凤九头也没回侧身躲开,劫匪老大偷袭不成立刻变换招数,抬腿横扫白凤九太阳穴。

    一股莫名的力道袭来,劫匪老大的腿还没触及白凤九,整个人倒飞出去,公路上一人粗的速生杨被应声撞断。

    劫匪老大吐了口血,手臂撑地爬了起来。

    白凤九眉毛一挑,原来劫匪老大是一名先天四段武者,难怪没有一击毙命。

    “咳……居然是先天六段武者!”劫匪老大捂着胸口,他受了重伤,每次呼吸都会咳出一口鲜血。

    “先天六段武者?”

    先天六段武者,也就相当于炼气期六层。

    白凤九哼了一声,他只是故意压制自己的实力罢了。

    劫匪老大擦了把嘴角的血丝,冷笑一声,道:“没想到居然遇见了高手,看来不用那件东西,今天是没法活着离开了!”

    劫匪老大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打开盖子,将里面一枚红色药丸吞服。

    丹药入腹,劫匪老大运转真气,血管顿时暴突,如一条条蚯蚓趴在身上,肌肉也像气吹得似的鼓起,周身散发着凌冽的强者气息。

    一颗药丸,不但治好了劫匪老大的内伤,还瞬间提升了他的实力。

    “小子,怕了吧?”实力暴增带来的痛苦,让劫匪老大痛不欲生,一张脸都变得扭曲狰狞。

    “这颗药丸虽然只能让我保持半小时的半步宗师实力,但弄死你足够了!不过用这个药丸对付你,真是可惜了!”

    劫匪老大握紧拳头,骨节啪啪作响,上面包裹着一层淡青色的气焰。

    “受死吧!”

    劫匪老大拔地而起,拳头带着摧枯拉朽的威势打向白凤九。

    “嗖!”

    一声尖啸传来,寒芒闪现,半空中的劫匪老大一分为二,血雨飘落,尸体如两块烂肉坠落在地。

    “收!”

    一声轻叱,空中寒芒飞回。

    白凤九顺着寒芒飞走的方向看去,就见不远处站着一名青年。

    他身穿藏青色长衫,身姿挺拔,风度翩翩,玉簪束发,脸上带着黄金面具,身后背着古香古色的长方形盒子,刚才那道寒芒就是从里面飞出来的。

    “真搞不懂,这种垃圾货色,悬赏金额怎么会这么高。”

    黄金面具自言自语的走到近前,面具后的那双眼睛狭长而深邃。

    白凤九看着他掏出一个口袋,然后取走劫匪老大的人头起身离去,刚走两步突然驻足说话。

    “你也是赏金侠客?”

    白凤九摇了摇头。

    黄金面具点了点头,迈步离开的同时,拇指一弹,一块羊脂白玉佩在空中划了个弧线,落在白凤九手中。

    “多谢你刚才拖延时间,这块玉佩算是你的酬劳。”

    这块玉佩是三叶草女孩的,白凤九拿在手中翻看,圆形的玉佩上雕刻着一朵莲花,刀功精湛,栩栩如生,似乎都能闻到上面传来的莲花香气。

    “这块玉佩还给你。”

    回到车上,白凤九将玉佩递给三叶草女孩,她喜极而泣,拿过来捂在胸口。

    被抢走的贵重物品如数奉还,白凤九虽然打败了劫匪,还帮乘客拿回东西,但人们并没有感恩戴德,反而对他避之不及,如同瘟神。

    白凤九毫不在乎,回到座位上继续闭目养神,大巴车再次踏上旅途,天黑之前终于抵达东海市汽车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