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综合小说 > 重生换个爹 > 第十六章 全家死绝
    十年未见的亲妹妹嘉柔公主与亲侄女靖安县主没资格进宫,这样的话,侍卫并没有觉得半分不对劲,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高祖皇后逝世后,朝中的赏赐虽然没有落下,甚至比普通的郡主还要丰厚些,但是当今陛下从未当众提起过温婉,所以大家都知道陛下并不喜欢温婉,只是看在高祖皇后的面上,给温婉些许脸面而已。

    温婉坐在轿子中,轿外的谈论自然逃不出她的耳朵,但是她像是没有听见一般,依旧懒洋洋的蜷缩在角落中,看着窗外京城的繁华。

    前世,她一直很向往京城的繁华,总是期盼着哪一日与沈致渊在京城中可以有属于自己的家,可以不受继母的暗中磋磨,可以离开那个虚伪无情的县令府,拥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小家。

    可到头来,她还是毁在继母的手里!

    想到此处,温婉的眼眸便是阴暗诡异杀机凛然,双手攥紧成拳,全身充斥着怨恨,仿佛地狱而来的恶鬼。

    噗嗤。

    突然温婉乐开了花,嘴角弯弯,笑得光彩夺目,哪还有刚才的半分怨毒,笑容憨态可掬乖巧怡人极了。

    “人了死绝了,我还在想什么呢。”

    窗外传来芷荷纳闷的声音“小姐,什么人死了?您在笑什么呢?”

    温婉掩嘴轻笑道“就是想到江南荣安县县令一家的事情,所以觉得好笑。”

    “……”这很好笑吗?

    一家三十七口全部被杀,老人妇孺孩子一个未留,其中当属六人死得最为凄惨,落县令及继室,继室所生的女儿,还有三个身材魁梧的下人,这六人被人活生生的扒了皮,然后千刀万剐,被活活凌迟而死。

    这凶残狠辣的手段当时还惊动了刑部,不过至今都未查明究竟是何人所杀。

    不过倒翻出了了县令的元妻之所以大出血导致母女双亡,都是继室与县令合谋所害。而那三个死相凄惨的仆人更不是普通的侍卫,而是被招安的土匪,以前奸淫掳掠杀人放火什么都干过。

    芷荷心有余悸的说道“听说那落县令名声极好,那继室也经常广施粥米,还被人叫做活菩萨,如果不是被人所杀,谁能知道这家子竟然狠毒。也不知道是何人所为?”

    温婉慢吞吞的从怀里掏出一颗薄荷糖放入嘴里,清凉的口感瞬间缓解了干痒难受的喉咙,方才回道。

    “也许是那血崩而死的母女回来复仇了呢?”

    话落,只听到马车外咚的一声,下一秒,便看到芷荷捂着脑袋泪眼汪汪探头进来道。

    “小姐,你可别吓奴婢,奴婢最怕鬼了。”

    温婉瞥了一眼,娇哼一声没有理会她,便在那里闭眼小憩。

    可没过一会儿,便听到芷荷在那里神神叨叨的念叨着。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早死早超生哈,可千万别找我。何况你们活着还不如死了好,省得受那罪,这年头,继室残害继女的手段可是多得很……”

    这些话一字不漏的传进了温婉的耳朵里,嘴角微动,表情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

    上辈子可不就是如此吗?

    她以为继母对她很好,可谁知道,在得知继妹的未婚夫喜欢她后,就毫不犹豫的选择毁了她,明明知道她只想嫁给穷书生沈致渊。

    “婉儿。”

    窗外的呼声打断了温婉的思绪。

    “爹爹。”温婉扶开窗帘,露出一个娇弱无辜的笑容。

    温三爷轻声道“爹爹要进宫一趟,你与母亲先回府,可好?”

    温婉一愣,迟疑道“爹爹不陪我们回府吗?”

    温三爷摇摇头“爹爹得进宫述职。”

    “那我与娘一起进宫,我也好久没有见过舅舅了。”温婉喜笑颜开的说道“爹爹且放心,我的身体受得住。”

    温三爷看着双眼亮晶晶的女儿,有些心疼。皇帝的侄女那么多,可不是谁都能进宫的。

    “你舅舅比较忙,今日没时间见婉儿,等过段时间,我们在进宫拜见可好?”

    嘉柔公主揉了揉女儿的发丝,轻声道“婉儿乖,听爹爹的话,我们先回温府。”

    温婉看着不远处零零散散的几个温府侍卫,眼睛一转,可怜兮兮的眨着眼睛。

    “只要爹爹不为难,女儿做什么都愿意。不过爹爹要早点回来,我好久没有见过祖母大伯父二伯父他们了,有些害怕。”

    “没事,娘陪着你。”嘉柔公主扭头对温三爷道“夫君快去吧,别让陛下等太久,莫要担心我们。”

    温三爷看着那两张不安柔弱的脸蛋,心中猛地升起一种愧疚。是啊,明知道母亲不喜夫人,对婉儿也不是真正的喜欢,可他却让人娇弱的妻子女儿独自回去面对母亲。

    可皇令大于天啊。

    “夫人,委屈你们了。”

    嘉柔公主温柔一笑“没事的,自是妾身该做的,夫君快去吧。”

    一旁的侍卫也催促道“三爷,您还是快点进宫吧,耽搁了时辰可不好了,老夫人那里也是明白的,您且安心。”

    温三爷听了,也没有在迟疑,直接上了温府特意备好的马车,快速的走了。

    嘉柔公主环视一周发现并无其他马车后,很是淡漠的收回目光,转身上了温婉的马车,而芷荷秋寒也很守规矩的下去守着了。

    马车里。

    “过了这么多年,祖母怎么还是如此上不了台面?”温婉眉眼弯弯,红润润的樱桃小嘴中却是吐出很是刻薄的话“长辈没时间迎接就罢了,竟然连一个小辈都没来。”

    “不过是个泥腿子出身的老妇人,也值得你失了教养?”嘉柔公主剥着葡萄轻描淡写的说道。

    温婉扁扁嘴“这不是替娘委屈吗?”

    嘉柔公主淡淡的瞥了一眼女儿“我都不觉得委屈,你替我委屈什么。”

    “娘~”

    这下温婉不乐意了,拉着嘉柔公主的袖子在那里撒娇。

    嘉柔公主将葡萄塞进温婉的嘴里,嘴角弯起“葡萄都堵不住你的嘴。”

    温婉娇哼一声,扭扭捏捏的钻进了嘉柔公主的怀里。

    “娘,我不想去温府。这些年来,我们每年送的节礼礼品也不少,可就没见温府回过礼,每次传来的信不是明里暗里骂娘不孝顺,就是只关心爹爹。我不是男子,就这么重要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