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综合小说 > 竹马,放下你的控制欲 > 第一卷 犹恐相逢是梦中 第五十二章 一去不复返
    少年,你一个游历情场的花花公子哥,说出这种话来也不觉得掉份吗?

    顾沫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就当你说的是真的。”

    “我说的本来就是真的……”程云景轻声嘟囔着,在看到顾沫的脸色候立马就闭了嘴。

    他的表情看上去是那么的委屈,拉着顾沫的衣袖试图不让她那么生气,就像是在无数次闯祸之后拼命地讨好她一样。

    顾沫的心刚软了下来,刚想拉上他的手,突然一旁的手机响了,顾沫拿过来接了以后,脸色突然冷了起来,放下手机后一言不发。

    程云景看着顾沫明显很难看的脸色,就想把手机拿过来看看到底是谁打的电话,却被顾沫把手机抢回去了。

    顾沫静静地低着头,头发挡住眼睛看不清她的神情,许久都没说话。

    程云景心情忐忑地坐在她旁边,感觉自己腿都快坐麻了,不由得不耐烦起来,想直接把手机给抢过来。

    顾沫想用力地推开他,但奈何还是没有他的劲大,手机还是被他抢回去了。

    他打开最近的通话记录后,赫然看见了最上面江涵的名字,他直接就给对方回了回去,就好像是在用自己的手机。

    电话没过多久就被接通了,江涵的声音从里面传过来:“……你是没听明白吗,又给我打过来干嘛啊?”

    “是我。”程云景没好气地说,“你刚才跟顾沫说什么了,她的脸色一直都不怎么好。”

    “……”江涵不由得揉了揉鼻梁,“跟你又没什么关系,我没有义务告诉你。”

    “怎么就跟我没关系了?你明知道……”程云景偷偷地看了顾沫一眼,没有再说下去。

    “所以你是想说,你能全权代表顾沫了?”江涵气定神闲地问道,“你扪心自问一下,她给你那么大的权限了吗?”

    程云景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你要真想知道就去问顾沫,她要是愿意会自己告诉你的。”江涵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程云景拿着挂断的电话,回头看了看顾沫,像是想问似的但最后还是放弃了,沉默地想要走出房间。

    顾沫凑过去拉住了他,低着头像是挣扎了好久才说道:“你得先答应我,听完以后不许生气。”

    程云景耐着性子说道:“好。”

    顾沫这才把整个事情的原委告诉他。

    原来埃里克和慕容语订婚仪式的场地定在了一个私人海岛上,而江涵刚刚才查出他们抽调了大量的国外雇佣兵等人去往那个海岛,感觉像是居心叵测。

    “鸿门宴啊?”程云景快要被埃里克的奇葩脑洞整服了,“他怎么一天天的总有那么多馊主意啊,上回是山庄这回又是海岛的……”

    “什么山庄?”

    “啊……就是之前本来要在山庄举行的。”程云景的眼神有着瞬间地闪烁,“他为了讨女孩子欢心真是不择手段啊。”

    “可能海岛比较浪漫吧。”顾沫不疑有他,“我就是在想,他为什么要让那么多的雇佣兵去那里啊,要知道那天去的人非富即贵,他总不可能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吧?”

    “……说不定是因为有宝物呢。”程云景不禁开着玩笑,“怕被人抢走。”

    抢走……

    程云景才瞬间意识到了什么:“……那小子到处招惹桃花,现在突然说要订婚了,会不会有人给他寄了恐吓信啊……要不我们还是别去了,本来也跟我们没什么关系。”

    “不行我们还是要去,了解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你说了不生气的。”

    “你!”程云景强压住怒火,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平稳,“要不这样行不行,我替你去看看,你就别去了。”

    “不要。”

    “那我们两个之间算是出现了分歧。”程云景的手插在兜里,慢悠悠地走了过去,似乎也不怎么生气似的,“你现在要改主意还来得及。”

    可能是因为程云景的身上也没有什么杀气,顾沫的警惕性也随之消失了:“我是认真在考虑……”

    顾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程云景低头吻住了,紧接着手铐就铐在了她的手腕上,另一头连接着床头。

    程云景的眼睛很湿润,看着因为事发突然而明显不知所措的顾沫,用她从没听到过的语气说道:“我知道你决定的事情别人很难阻止,但我还是会竭尽全力。如果你真的下定决心要这么做的话,就要首先面对你在与我为敌的事实。”

    “你说过,你不会再这么对我的……”顾沫像是不可置信一样,只愣愣地看着手上的手铐。

    “你听话,只要事情过去了我就放你离开。”程云景安抚似的说道。

    顾沫拿起一旁的水杯就冲他扔了过去,不料却被他给当场接住。

    他转身把水杯放到了茶几上:“只要事情一开始不顺你就要扔东西,就不能有高级点的发火方式吗?”

    顾沫怒极反笑,让他过来:“那你告诉我高级的发火方式什么样?”

    程云景像是觉得她很幼稚一样,也不想跟她争论,只顾低着头编辑着短信去告诉江羽目前形式的变化。

    顾沫心里的怒气像是打在了棉花上,收不到任何的成效,不管她怎么肆意挑衅对方,对方都根本无动于衷。

    顾沫折腾了半天终于累了,也不顾现在的敌我界限了,躺在床上冲着程云景说道:“我渴了。”

    程云景像是诧异她居然这么快就倒戈投降了一样,看着她半天都没有动作,在顾沫又催促了一次后,终于走了过来迟疑地问道:“顾沁?”

    “我,我是顾沫……”为什么会被认为是顾沁呢。

    程云景看了她一会儿后,才走到一边倒水,在递给她的时候突然说道:“你跟顾沁看上去完全像一个人……我都快分不出来了。”

    顾沫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猛地反驳道:“我不是她,你别拿我跟她相提并论。”

    “好好……”程云景也不想刺激到她一样,“反正如果是顾沁的话,就会跟我套近乎然后偷钥匙了,既然你是顾沫,就乖一点吧,顾沫才不会做这种事呢……对不对?”

    “……”感觉完全被套住了。

    顾沫扯得锁链不住地晃动,想要做出什么努力,却像溺水一样地于事无补。

    她只感觉到自己有些上不来气,低头用手撑着被子,好似要昏过去。

    程云景见状不禁过来扶住了她,担忧地问道:“你没事吧,有哪里不舒服吗?”

    顾沫却一个劲儿地想要推开他,不想让他靠近自己,就好像是只要这样,她的人生就会远离病痛,再也不会被任何烦恼困扰。

    程云景放弃了似的往后退去,只静静地靠在一边望着蜷缩在墙角,不愿让人靠近的顾沫。

    过了好久,顾沫才终于缓了过来,她抬起头,望向正远远地看着她的程云景,心中顿时出现了很强的挫败感。

    我又不是魔鬼,你干嘛那么怕我。

    顾沫郁闷地想着,抬起手想让程云景过来,却意外地看到他迟疑了。

    她顿时像是自尊心受伤似的放下了手,低着头让他滚出去。

    然而当程云景再次走到她身边时,却被顾沫用枕头砸在了身上,直吼着让他出去。

    程云景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走了出去,直到天色发黑才回来。

    顾沫敲着手指,看着程云景坐在沙发上用平板电脑看着文件,一点也不想跟自己解释去过哪里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出来。

    “喂,你上哪去了?”顾沫皱着眉头问他。

    程云景看上去非常悠闲自得,还端起旁边的酒杯喝了口红酒:“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我的事了?”

    “我不关心你的事。”顾沫冷冷地说道,“我关心的是凭什么你哪儿都能去,我就只能在这里呆着。”

    “这就是权力啊,亲爱的。”程云景微微地摇晃着酒杯,“等有一天你超过我的时候,你也什么都能做。”

    “等到了那个时候,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让你离我远点。”

    “……等你真到了那一天再说吧。”程云景走过去,本欲摸上她光滑的脸颊,却被顾沫侧身躲开了。

    程云景的手就这么扑了个空,他却像是不太在意似的,看了看一旁的钟表然后问道:“饿了吗,想吃什么?”

    “……”

    “至少喝点东西吧,有了力气你就可以好好计划该怎么跑出去了。”

    这家伙完全把她的思路弄得一清二楚。

    顾沫恨恨地看着他,不断地挣扎让锁链都发出了声响。

    杀了他。

    不,我不能。

    ……快杀了他!

    不,别逼我……不要逼我!

    等顾沫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把这句话喊了出来,那句几乎撕心裂肺痛彻心扉的“别逼我”。

    顾沫看到程云景了然的神色,知道他已经听懂了自己的话。

    那感觉就像是,一直日夜忧心的花瓶终究还是摔到了地上,碎得四分五裂什么都没有留下。

    “我们的关系,一定要进展到这一步吗。”她不知道是在问程云景还是在问她自己。“必须要刀剑相向才能解决争端吗?我以为即使我们经历了那么多,还是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的。”

    “早就一去不复返了,我和你之间那种纯洁又美好的关系……只有你还想活在过去,不愿意醒过来。”程云景的神情冷漠,就像是在叙述着无法改变的事实。

    “我不觉得,有什么东西是无法改变的……”顾沫固执地,徒劳无功地挣扎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