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龙城英雄传 > 第四章 轩辕神剑
    过了半晌,关雨晴站起身来,泪痕仍在腮边,嗫嚅道:“慕容大哥,爷爷不见了,我俩怎么办呢?”说完低头垂泪。

    慕容雪目视远方,恻然道:“雨晴姑娘,你和令妹先跟我回家吧,再慢慢想办法。”关雨晴闻听,转悲为喜,含泪道谢,转身扶起如霜。

    “这里离我家有三十里路程,我的马儿也不见了,只好委屈你俩步行了。”

    关雨晴不安道:“慕容大哥,你救了我俩,现在还要麻烦你,小女子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慕容雪挥挥手,哈哈大笑,“姑娘不必顾虑,我家只有我和家母二人,你俩安心住下就是,再慢慢寻找家人。”

    关雨晴感激的望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三人行走在群山环抱的绿色山谷,慢慢消失在森林的边缘。

    卡瓦格博雪山南麓三十里外,大大小小的毡房镶嵌在绿海般的山丘上,白底红盖,像雨后长出的鲜蘑,一条小河绕过山丘向南流淌,放眼望去,美不胜收。

    阿碧此刻正躺在一座毡房内,脸色蜡黄,病体沉重。

    慕容雪一夜未归,阿碧心慌意乱,一夜未眠,一幕幕往事在眼前萦绕,好像又看见那个被号称南慕容的年轻公子,玉树临风,神采飞扬。

    “公子,雪儿已经长大成人,我终于可以安心去找你了。”

    “娘!”

    一声急切的呼唤打断了阿碧的思绪,慕容雪急匆匆地掀开门帘跑了进来。阿碧连忙挣扎着坐起,“儿子,你去哪儿了?”

    慕容雪急忙跑过去,伏在床前,关切的问道:“娘,你吃饭了么?孩儿采药忘了时辰,天黑迷路了。“

    阿碧心疼的看着儿子,“儿啊,娘让你受累了。”抬头看见慕容雪身后站着两个陌生的姑娘,一个约莫十七八岁,披着一袭轻纱般的蓝衣,肌肤如雪,一头乌云般秀发,如神女临凡。

    另一个一身白衣,约莫十三四岁,圆圆的脸蛋,眉目如画。

    阿碧疑道:“儿啊,这两个姑娘是谁家的?”

    “娘,这是孩儿在山里的朋友,她们和家人走失了,所以孩儿把她俩带回来了。”阿碧点点头,连忙招呼:“姑娘,快,快坐下。”

    关雨晴走近蹲在床前,嫣然一笑,“夫人,慕容大哥说您贵体不适,可好些了么?”阿碧闻听,甚是高兴,“你是谁家的姑娘,这么懂事?”

    关雨晴拉住阿碧的手,“夫人,我叫关雨晴,这是我的表妹何如霜。”阿碧听了愈发高兴,“你们的名字真好听,让我想起美丽的江南。”

    关雨晴闻听,笑意盈盈道:“我听爷爷说起过江南,他就是从江南搬到这儿的。”阿碧听了,顿感亲切,拉着关雨晴的手闲聊起来。

    慕容雪悄悄走到房外,心里暗自悲伤:“娘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听说古人割肝供母,疗治亲病,我虽然不能割肝,也可效仿古人,娘亲病情或许能好转呢。”

    看看天色已晚,又悄悄回到房内,走到娘的身边,“娘,天快黑了,我去准备晚饭。”

    关雨晴听了,连忙起身,笑着说道:“慕容大哥,我去帮你吧,你不是说我做菜好吃么?”

    慕容雪哈哈一笑,摆摆手道:“你在这儿陪我娘说话吧!”说罢转身离去。

    没多久,慕容雪端上一大盘食物,有风干肉,藏族血肠,奶渣包子,羊羔肉,还有一壶青稞酒。

    关雨晴大感意外,“慕容大哥,这都是你做的呀,你太厉害了!”

    阿碧又是欣慰,又是心疼,叹道:“这些年,都是雪儿照顾我。你俩要是不嫌弃,就多待些日子。我儿稍长一两岁,你们以后可以兄妹相称。”

    几人闻听,甚是欢喜。

    阿碧叹息一声,潸然说道:“我像你们这般大,正在姑苏燕子坞,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故乡的景色,我再也看不到了。”说罢眼里滚出两行热泪。

    慕容雪急忙放下筷子,轻轻扶着阿碧肩头,惊惶说道:“娘,你怎么又说这样的话,等你病好了,孩儿就带你回江南。”阿碧顿感欣慰,含泪点点头。

    吃过晚饭,慕容雪安顿好关雨晴二人,又伺候娘歇下,看看天色已黑,悄悄拿着药罐子,来到山丘下。

    在河边双膝跪倒,解开衣裳,露出左臂,对着天空虔诚的三拜九叩,恭敬说道:“弟子慕容雪,因娘亲病体沉重,别无良策医治,求神明保佑,赐我娘亲痊愈!”说到此处,忍不住落下泪来。

    他拿出匕首在胳膊上用力一戳,已有二寸之深,然后将匕首一旋,割下一块肉来,又赶紧把那块肉放进药罐子里,然后用白布把臂膀扎好,又磕了几个头,把脸上的泪痕擦净,这才穿好衣服,端着药罐子回到房外,在那里熬药。

    关雨晴在远处看着这一切,不由泪洒衣衫,伫立良久。

    过不多时,慕容雪端着熬好的药送入房内,喊了几声娘,没有回应,走近床前,阿碧脸色苍白,已含笑而逝。

    慕容雪大惊失色,呆在那里,肝胆俱裂。许久,喊出一声“娘!”哭着跪倒在地,药罐子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声响,划破寂静的夜空。

    关雨晴何如霜听到声响,赶紧跑来,见到慕容雪放声痛哭,知道他娘已亡逝,想想刚才谈笑还在耳边,都忍不住落泪。

    慕容雪抹抹眼泪,抬起头,良久凝视着娘亲,泪水又夺眶而出。关雨晴轻轻走到他身后,一时竟不知如何安慰。

    “你俩回去休息吧,我一个人陪陪我娘。”

    慕容雪伏在娘的身旁低泣,直到天明。

    次日一早,朔风凛冽,慕容雪背着娘亲遗体走了四五里路,把娘亲和父亲葬在一块,又大哭了一回,悲恸之声,不绝山谷。

    回到毡房,慕容雪在娘亲枕下拾到一封信。

    上面写着:“吾儿,娘已经时日无多了,虽然你已经长大,娘还是放心不下,娘舍不得你,娘给你带来太多拖累,让你受了那么多苦。娘要你坚强的活下去,你的身体里流淌着大燕皇族的血液,你爹没完成的事还要靠你来完成,复国,是你的宿命,你不可以忘记。你的姑姑是大理的王妃,她叫王语嫣,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去找她,带着传国玉玺作为信物。吾儿,善待自己,善待你身边的人。娘亲绝笔!”

    慕容雪看完,泪水滚滚而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