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龙城英雄传 > 第六章 无尽离殇
    段誉心情舒畅,走到慕容雪跟前,赞赏道:“你年纪轻轻,就有侠义心肠,以后定会光耀门楣。”说完,拍了拍慕容雪的臂膀,慕容雪不由得“啊呦”一声。

    段誉惊道:“侄儿,你受伤了?”

    不等慕容雪答话,关雨晴袅袅娜娜站起身来,娓娓而谈:“皇爷,那天晚上,我看见大哥偷偷在山下祈祷,还在胳膊上割下一块肉放进了药罐子里,给夫人熬药,可惜,夫人还没来得及服用就过世了。”

    王语嫣听完黯然神伤,段誉惋惜之余,不禁对慕容雪极为赞赏。

    宴后,段誉令宫女带三人各去换洗,安排卧房,便和王语嫣回到寝宫。

    段誉兴致勃勃,意犹未尽,“我看雪儿至情至孝,勇敢侠义,是个可造之材。”王语嫣冁然而笑,“嗯,我也替表哥高兴。”

    段誉叹了口气,锁住双眉,“慕容家人才辈出,我想雪儿也是志向不浅,他骨骼奇佳,是个学武的好材料,怎奈我的家传武学不能外传,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是逍遥派武功,也不好私相传授,正犹疑不抉。”

    王语嫣想了想,回眸一笑,“段郎,你可自创一套武功,先教他防身,雪儿造化匪浅,日后定有奇缘。”

    段誉沉吟片刻,忽拍手道:“语嫣,你说的极是,我可从六脉神剑里演变出一套剑法,自创武功,就不算家传武学。虽然威力和六脉神剑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但对付一般江湖人物绰绰有余了。”

    王语嫣闻听喜出望外,“如此甚好!”

    段誉又道:“语嫣,雪儿如果问起当年往事,还是不要跟他过多说了,表哥当年神志不清,杀了我父亲,这些事让雪儿知道,他难免心里不安,会和我们生分。”

    王语嫣默然,点头称是。

    第二天,段誉派人叫来慕容雪,带他来到习武场。

    “侄儿,你有神剑在手,我正有一套无量剑法,共十二式,你愿意学么?”

    慕容雪大喜道:“侄儿自然愿学!”

    鲜卑慕容氏自慕容皝、慕容垂,英雄辈出,习武并非难事,不到半日,慕容雪就把段誉从六脉神剑演化的无量剑法全部练得滚瓜烂熟,一招一式都舞得虎虎生威,气势非凡。

    段誉又和慕容雪对招演练了半晌,方才满意。

    “侄儿,你缺乏内力,临阵对敌,须凭借剑招变幻,沉着冷静,且不可乱了章法。你慕容家斗转星移,是武林绝学,可惜已经失传多年。你日后还应当想办法找回,莫让祖先心血付之东流。”慕容雪点头应允。

    段誉若有所思,又抚着慕容雪肩头,语重心长说道:“你父亲是英雄豪杰,我甚是敬重,可惜他英年早逝,皆因匡复大燕,执念太深,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侄儿,凡事须量力而行,不可违背天意。”

    慕容雪闻听,脸色微红,朗声说道:“姑丈用心良苦,侄儿感激万分,可是祖宗夙愿,家母遗命,侄儿不敢摒弃。”

    段誉叹息一声,又嘱咐道:“这套剑法,防身尚可,你虽有神剑,但是遇到高手,却也是用处不大。以后行走江湖,切不可鲁莽冲动。”

    慕容雪点头说道:“我娘不幸病逝,侄儿前来,一是向姑丈姑姑禀告,我想带爹娘的遗骨回故国安葬。二是那两个姑娘无家可归,孤苦无依,侄儿恳求姑丈收留。”

    “你一片孝心,你姑姑自会答应。两个姑娘留在这儿,你大可放心。”

    慕容雪闻听大喜,倒地拜谢。

    慕容雪找到关雨晴二人,她俩正和兴儿玩的高兴。慕容雪把关雨晴叫到一旁,笑着说道:“雨晴姑娘,你和如霜现在找不到爷爷,总得有个安身之处。姑丈姑姑很喜欢你俩,希望你俩留在这里,给兴儿做伴,我心里十分高兴,特来告知。”

    关雨晴闻听,目瞪口呆,沉默不语。

    “雨晴姑娘,你怎么了?”

    关雨晴眼神忧郁,浑然不知风吹着秀发在她眼前飘舞,良久,抬头望着慕容雪说道:“大哥,你能否答应我一件事。”

    慕容雪连忙说道:“你但讲无妨!”

    关雨晴笑道:“如霜年幼,让她留在这里吧,我跟你回去可好?”

    慕容雪大感意外,连忙说道:“这如何使得,我不久将远去塞外,你柔弱女子,哪经得起长途跋涉。”

    关雨晴目光含泪,说道:“你这个理由,我不接受,所以我当你答应了!”说完也不等慕容雪说话,转身离去。

    慕容雪怔怔发呆,没想到她竟会拒绝,心里大失所望,想追上去,又觉得有强迫之嫌,大是不妥,但是让她跟着自己又徒增负担,望着她的背影,无奈叹息一声。

    不觉一住半月,慕容雪向段誉和王语嫣辞行。段誉二人挽留不住,只好携众人送到宫门。

    关雨晴搂着何如霜嘱咐了一番,恋恋不舍。

    王语嫣眼看慕容雪就要远行,心里亦是大为不舍,抚着慕容雪肩头,忧形于色,洒泪说道:“雪儿,此去塞外,千山万水,你俩要互相照顾,早去早回,千万保重!”慕容雪闻听,眼中亦是含泪,点头答应。

    段誉令人拿出五百两黄金相赠,慕容雪推辞不过方才收下。

    段誉又拿出一封书信交给慕容雪,“雁门关外有一缥缈峰,灵鹫宫主人虚竹先生是我结拜义兄,我俩多年未见,你有空时替我把这封信送去吧。”

    慕容雪双手接过书信,朗声说道:“姑丈放心,侄儿一定把信送到。”说罢双膝跪倒,对着段誉二人磕了三个头,凄然说道:“姑丈姑姑保重贵体,侄儿告辞了!”说罢起身,带着关雨晴和众人依依惜别。

    慕容雪和关雨晴赶着马车行了数日,回到雪山。次日,殓了爹娘的尸骨,慕容雪悲痛欲绝,关雨晴好一顿劝解,这才收泪拾起遗骨,装了坛子,回到毡房。

    关雨晴回来就开始忙前忙后收拾着行装,慕容雪心里却是愁苦:“带着她同去,她又不会骑马,何年何月能到得塞北。”

    关雨晴见他怔怔的发呆,轻轻走过来,秋波微转,温情脉脉,“大哥,你在想什么呢?”

    慕容雪缓过神来,嘿然一笑,“咱俩从未去过北国,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走。”

    关雨晴美目微闭,也有些茫然:“那么,咱俩先去哪里呢?”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咱俩还是先去灵鹫宫,把姑丈的书信送到。”

    关雨晴嫣然一笑,点点头。

    慕容雪仰望远方,想到此去山高水长,顿了顿说道:“雨晴姑娘,这一去万里之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你在路上如果觉得辛苦就告诉我,咱们也不急着赶路。”

    关雨晴听罢心里一暖,低着头,轻声说道:“慕容大哥,你能不能不要叫我雨晴姑娘。”说完不由双腮绯红。

    “那叫你什么?”慕容雪一怔。

    关雨晴明眸微转,神情忸怩,“你娘……不是让我们……兄妹相称么?”

    慕容雪闻言,嘿然一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