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武侠仙侠 > 龙城英雄传 > 十一章 仓皇北顾
    侯老大骂道:“张二,你他妈的,啰哩啰嗦什么,车里什么人?”

    张二忙放下车帘紧跑过来,恭谨说道:“大哥,这二人我见过,这小子会武功,出手狠毒着呢。”说完不自觉摸了摸鼻子。

    侯老大脸色阴沉,目露凶光,恶狠狠的看着慕容雪,“他妈的,你个小兔崽子,差点被你蒙过去,聂家兄弟就是你做的吧。?”说完又大喝道:“把他给老子拿下,等古新江来认。”

    慕容雪早已大惊失色,不敢丝毫犹豫,回手“唰”的抽出神剑,迅疾刺向侯老大,侯老大敏捷躲过,慕容雪趁机跃出两丈开外,远远离开马车。

    慕容雪紧握神剑,红着眼睛,狂声骂道:“狗贼们,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慕容雪就是我,快来纳命,拿你们祭我神剑,喜欢死的赶快来吧!”

    慕容雪虽然嘴上狂言狂语,心底却惊骇万分:“定是古新江将我出卖,今天怕是命丧于此,他们人多势众,唯有将他们悉数引来,雨晴才有机会逃脱得了。”

    他瞥一眼关雨晴,见她扶着车辕怔怔望着自己,吓得花容失色,泪水盈盈,不由得心如死灰,暗暗叹息一声。

    侯老大勃然大怒,挥手喝道:“拿下这撮鸟。”

    几十骑扑棱棱翻身下马,个个手持斧钺刀叉,杀气腾腾聚拢过来,当先五人大吼几声,持刀冲了上来。

    慕容雪抱着必死之心,凝神提气,站稳身形,待群盗近前,也不等他来攻,倚仗神剑,冲上去一通乱砍,只听“砰砰嗙嗙”几声,但见刀光剑影闪过,那几人兵器俱被神剑斩断,慕容雪紧接着飞转身形,寒光过后,那五人胸前鲜血汩汩,倒地气绝身亡。

    慕容雪仰天长笑,骂道:“你们这群猪狗不如的东西,插标卖首,来来,全都来,小爷送你们归西。”

    侯老大冷笑一声,轻蔑的说道:“这厮哪会什么武艺,不过是倚仗兵器,你们全部杀将上去。”

    余下二十几个喽啰得令,冲上前去,把慕容雪围在中间。

    关雨晴在车上看着,早已坐立不安,泪流满面。

    侯老大冷笑几声,一声令下:“上,看他那剑能挡得住几人,先挑了他,别让他死得这么痛快。”

    众喽啰蜂拥而上,刀光闪闪,剑影嚯嚯。慕容雪慌忙打起十二分精神,使出无量剑法,护住周身。

    这无量剑法是段誉为慕容雪量身定做,可攻可守,尽管只有十二式,却变化多端,对付一般江湖人物已是绰绰有余。

    慕容雪站在中间,将十二式无量剑法反复使出来,招招凌厉,剑剑惊心。过不多时,又有七八个喽啰中剑倒地。

    侯老大瞥了一眼关雨晴,大喝一声:“一群废物,张二!”这一声犹如晴天霹雳,在场众人俱是一怔。侯老大看看马车,张二会意,狞笑着向马车走去。

    慕容雪瞥见,惨然变色,大喝:“好不要脸!”他稍一慌神,剑法混乱,身后喽啰看准空隙,一刀砍在他后背,登时鲜血迸出。

    慕容雪顿感脊背冒风,他无暇自顾,只想冲到马车旁边护住关雨晴,奋力斩杀前面两人,冲出了包围。

    哪知马儿被混乱厮杀惊吓,双耳竖起,长嘶了一声,泼喇喇放开四个蹄子直冲过来。

    慕容雪忙闪身躲开,众人皆惊呼,纷纷避让。马车霎时冲过人群,向前方大路飞快奔去。

    关雨晴在车上大惊失色,声嘶力竭喊着:“大哥……大哥……”

    慕容雪叫苦不迭,忙抬腿狂奔去追马车,众喽啰立时挡住去路,慕容雪双眼通红,乱发飞舞,持剑再无章法,只用出雷霆之力,混乱之中,挥剑砍倒数人,自己后背又捱了几刀,浑身血人一般,冲上大路。

    慕容雪苦苦撑着,步伐不缓,众喽啰在后面呐喊着追赶,那马受惊,狂奔不止,关雨晴在车里左摇右晃,险些飞出车外,慕容雪吓得心惊肉跳。

    跑出一里,忽听身后一声狞笑,侯老大策马已到身后,一棒砸下,慕容雪眼前一黑,朦胧中看见远处的关雨晴连连向自己挥手,他再也支撑不住,痛苦的闭上双眼,轰然倒地。

    侯老大哈哈大笑,大声喝道:“赶紧追上那小妞,活的死的都带回来。”

    众喽啰上马正要追赶,忽然路旁松林里跃出二人,一精瘦男子径直奔向马车,大跨几步,拉住缰绳死死勒住,那马又跑了几步,被硬生生拽的在原地蹬蹄,不住嘶鸣。

    另一胖大之人赤着上身,提着朴刀,奔跑着大喝:“哪里来的鸟人,敢在此劫掠。”话音未落,人已赶到。

    侯老大看那人方头阔面,怒目圆睁,身材高大,杀气腾腾,内心生怯,但仗着人多,阴森森的说道:“那汉子,你莫多管闲事!”

    那人哈哈大笑,“洒家就爱管闲事,怎地?”

    侯老大抖抖嘴唇,骂道:“你是何人?四海堂办事,快快滚开。”

    “呸,什么鸟四海堂,洒家听都没听过。洒家小种经略相公账下提辖,你这撮鸟敢在官道上打劫,不要狗命了?”

    侯老大闻听是个军官,有些顾忌,但见他只有两人,阴冷一笑,狼牙棒一挥,破口大骂,“你这厮别不识好歹,川陕道上哪个敢不给四海堂面子,那就是找死。”

    那提辖睁着大眼,咧嘴道:“你留下此人,现在就滚,我也不和你计较。”

    侯老大气暴跳如雷,冲喽啰吼道:“速速去叫青二爷和铁大爷。”

    顷刻之间,那二人飞马赶到。乌老大怒道:“这厮要蹚浑水,咱并肩子上,莫让他活命。”

    那提辖大怒,大吼一声,抡起朴刀来斗。那三人忙飞身下马,各持兵刃,迎将上来,瞬间混战一团。

    那提辖哈哈大笑,神威抖擞,手中朴刀抡得飞快,刀头落下,重愈千斤,三人震得虎口发麻,便分挑三路,狼牙棒只照脑袋猛砸,大环刀拦腰去斩,黑铁枪专刺下盘。

    那提辖虽然勇武,也渐渐手忙脚乱起来,一时难分上下。

    精瘦男子远远看见,忙将马车牵到路旁,提着宝剑,一阵风似的飞赶上来,截住狼牙棒,斗在一处。

    那提辖见来了帮手,顿感振奋,大吼一声:“直娘贼,今天斗个你死我活。”抡起朴刀旋风似的逼退二人,接着快步抢上,一刀砍中侯老大肩头,半拉膀子瞬间落地,侯老大狂叫一声,气绝而亡。

    那二人见侯老大已死,俱大惊失色,卖个破绽,退后数步,飞身上马,口中骂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笔账老子跟你慢慢算。”话音未落,已催马跑出数丈,一众喽啰跟着拔腿狂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