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言情小说 > 天王巨星从签到开始 > 第二百八十六章疯狂的粉丝,我要见南立
    魔都卫视,

    我是大明星!

    主持人莫北站在场下,尴尬地望着站在面前这个叫做林浩的青年。

    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原来,这个林浩一直有个明星梦,一直幻想着能成为像南立那样的歌手,甚至想出名都想疯了。

    《我是大明星》就是给一些没出名的草根人物提供一个展示的舞台,林浩不屈不挠地在他们报名处报了十几次名,虽然他唱的不咋地,但是节目组鉴于他的执着,最后还是答应了让他参加这期的节目。

    谁知道,人家为了上这个节目,打一开始就居心不良,节目录制的好好的,轮到他展示才能了,唱了一首他的原创歌曲,当然唱的不咋样,不过勉勉强强也能入耳。

    本来该下一个环节了,结果人家一唱完,直接拿了一把刀子,威胁主持人说道:

    “我要见南立,你要是不让我见南立,我就现场自杀!”

    莫北当时傻眼了,现场的导演,场务,摄像,观众……通通傻眼了!

    这是什么状况,为了出名这也是疯了吧?这可是现场录制啊,这么多观众都在,这不是诚心闹笑话么。

    莫北急坏了,尴尬地说道:

    “陈浩,你?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先把刀放下!”

    “不,我要见南立?今天南立不来,我就死在这,让你们节目组跟着我陪葬!”陈浩的语气很平淡,显然他是谋划已久。

    “你为什么要见南立?”莫北见说服不了,只好先顺着陈浩的话说道。

    “南立是我的偶像,我要给他唱歌,只要他听了我的歌之后,我相信我一定能红起来!”

    “你想红?我也是南立的粉丝,但是你唱的那么难听,你觉得南哥听了之后,会给你机会么?”

    莫北语气冰凉地质疑让陈浩的情绪有点激动,他瞬间崩溃了,歇斯底里地说道:

    “那是你们都不懂,你们这些庸俗的人,你们懂什么叫唱歌,我不管,我只相信南立,我相信南立一定会欣赏我的。”

    他越说情绪越激动,脸已经胀得通红,手轻微地抖动,明晃晃的匕首也一阵乱颤,锁骨的那一块皮肤已经微微划破,鲜血“咕哝”“咕哝”地冒了出来。

    莫北顿时慌了,大声说道:

    “陈浩,陈浩,你别激动,你听我说,你先稳住,我这就打电话。”

    很快,后台的导演组就打了电话,他们当然不可能打给南立,况且他们也没有南立的私人电话,南立对于他们来说高不可攀,这一点,他们节目组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电视台的领导碰到这种事,想死的心都有了,也活该他们倒霉,但是事情还是要解决。

    经过商议之后,他们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打给110同志,可怜我们的同志,上能勇斗歹徒,下能捉猫寻狗,有人想不开,自杀了还得麻烦他们。

    另一个直接打给了陈浩的父母,陈浩在报名的时候,节目组便对陈浩的家庭进行过简单的了解,他们知道陈浩的父母都在首都打工。

    陈父陈母都不容易,快五十岁的人了,还不能落叶归根,为了这个儿子的明星梦,操碎了心,至今一个在工地里当建筑工人,一个在大街上卖菜为生,都是靠自己的双手为生活打拼的可敬的劳动人民。

    陈父陈母一听儿子要自杀,比110同志来得还要快,二话不说,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一进演播大厅的门,陈父焦急地说道:

    “小浩,你在干什么,别吓唬爸啊!”

    陈母见到这一幕,脸色“唰”就白了,激动地就要跑上去:

    “小浩,快把刀放下,你这是干什么,你死了,你爸和我怎么办啊。”

    “别动!”

    陈浩见到自己的父母,眼神也有些慌乱起来了,但是很快,就被愤怒给代替了,他神色闪过一丝戾气,怒吼道:

    “谁都别过来,谁过来我立马就死在这里!”

    他的话吓得陈母停下了脚步,慌张地说道:

    “好好好,小浩,有话好好说,妈妈不过去,不过去。”

    说着说着,陈母的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了下来,嘴里一直嘟囔着“我这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

    陈浩闻言,却没有丝毫悔意,而是一只手指着莫北,大声呵斥道:

    “你不守信用,你们说叫南立过来的,为什么把我爸妈叫过来,为什么,为什么,你是不是想让我死?”

    陈浩一边说着,继而放声大笑,他的表情变得狰狞无比:

    “哈哈哈哈哈哈,好,我现在就死在这里,我做鬼了也不会放过你们,我要让现场的媒体记者,让现场的观众揭露你们的无良暴行,就是你们的欺骗杀死了我,我让你们永远不得安宁!”

    他狂笑着,声音尖锐刺耳,甚至已经有点走火入魔了。

    现场的观众都很沉默,唯独陈母已经哭成了泪人,瘫坐在地喃喃自语“造孽啊!造孽啊!”

    陈父虽然是一家之主,但是他就是一个工地搬砖的再普通不过的农民工,他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他奋斗了半辈子,就是希望儿子能少吃点苦。

    谁成想,遇见了这种事,他一下子慌了,六神无主,竟然冲着莫北跪了下来央求道:

    “主持人,我求求您了,您给南立打个电话好么,我儿子唱歌很好听的,您让我儿子见见南立吧,我给您当牛做马报答您的大恩大德的。”

    一个快五十岁都能做你爹的人给你跪下来,为了他自己的儿子求你,你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总之,莫北当时泪崩了,他连忙想把陈父扶起来,但是陈父死活不起,最后没办法,他也跪了下来,对陈父说道:

    “大叔,不是我不帮您儿子,我就是一个小主持人,我哪有能耐让南立过来?别说我没这个能耐,就是南立的电话,全大华知道的都没几个。”

    莫北的话陈父不懂,他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工,为了孩子可以连命都不要。

    “嘭嘭嘭”

    陈父不断地冲着莫北磕头,嘴里不断地说道:“求求您,求求您。”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