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网游竞技 > 公牛传人 > 第十八章 我行我素
    “80%的总冠军球队都在常规赛第一场获得了胜利,你们应当为今晚而骄傲。”菲尔·杰克逊赛后说。

    更衣室里乱作一团,杰克逊也无意制,这是他控制球队的方式。

    一会,杰里·克劳斯来了。他的到来没能让更衣室安静下来,乔丹把他的球鞋扔到一边,“哟,杰里,这里可没有东西吃。”“恭喜你们赢得比赛,今晚的胜利意味着很多。”克劳斯自动忽略乔丹的讽刺玩笑。

    几乎没有人听克劳斯说话。更衣室原来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整个更衣室只有白已冬认真听克劳斯说话。克劳斯的脸色阴沉极了,他想要控制球队,他想要和球队同在,他想让人们知道公牛队的成功离不开他。

    现在世人知道乔丹、知道皮彭、知道杰克逊,唯独不知道他杰里·克劳斯。

    克劳斯在更衣室里转了一圈便离开了,因为赢球心情好,乔丹没有过多刁难克劳斯。

    白已冬问道:“你们都没看到杰里来了?”“来了又怎么样?”听到白已冬说起克劳斯,皮彭的脸色便不太好看:“Bye,离那头肥猪远一点,否则他迟早会像吃面包屑一样将你生吞活剥一点点的吃干抹尽。”

    如果说乔丹是讨厌克劳斯,那皮彭对克劳斯只有狠。他很克劳斯的原因众所周知,一切只为钱故。

    脱光衣服,白已冬带着浴巾进入淋浴室。

    只见一个个光溜溜的屁股出现在眼前,白已冬第一次和其他人一起淋浴,显得有点害羞,走到一个角落打算低调了事。

    “见鬼,为什么斯科特的公鸡那么大?”当男人们坦诚相待的时候,这个问题难免被摆上台面。

    皮彭的器活在淋浴室里显得那么出众,乔丹看都不看一眼,这是他唯一比不过皮彭的地方。

    “嫩鸡,你躲在这干什么?”罗德曼把白已冬从角落里揪了出来。

    白已冬的公鸡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史蒂夫·科尔比了比自己的,做出评价:“比我大一点,但差斯科特太远了。”“请你找个正常人类好吗?斯科特的公鸡不属于地球人的范畴。”罗德曼对这个黄暴话题十分上心。

    皮彭故作矜持的闭着眼睛,任那热水打在身上,像雕像一样不动弹,挺着大公鸡供人们瞻仰。

    当白已冬习惯这个氛围,他开始注意其他人。

    “迈克尔,你怎么不比了?你不是很喜欢比吗?来跟斯科特比比谁的大。”白已冬好像找到报复乔丹的机会似的。

    乔丹表现出与其秉性不符的谦逊:“不用了,我认为斯科特比我的大。”“你那么谦虚?你也会认输?”白已冬感觉天要下黄金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年纪大的人就是把不住嘴,这话适合詹姆斯·爱德华兹,他开始说出一件许多人都知道的轶事。

    那就是乔丹找麦当娜求欢并说他比皮彭更能给她快感时,麦当娜果断地摇头:“不可能,你绝对不行。”这事大大挫伤了乔丹的自尊心。

    “住嘴!老家伙!”乔丹恼羞成怒。

    白已冬听得津津有味:“原来如此!难怪迈克尔不和斯科特比这个。”“那是自然,这个世界上也没有谁比斯科特的器活更大了。”爱德华兹说。

    “打住!我们的黑耶稣不高兴了。”爱德华兹倚老卖老一阵,也不触犯乔丹底线,及时闭上嘴巴。

    乔丹郁闷不已,有气发不出来,想他霸道一世,也就这事被皮彭比了下去。

    联合中心外

    白已冬、罗德曼、朗利三人合聚一处。

    罗德曼问:“现在是什么时刻?”

    “放松时刻!”白已冬和朗利一起回答。

    “对!打完比赛回家睡觉只有没用的男人会做,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走吧,伙计们。”罗德曼指挥三人小组拜访了芝加哥的夜店。

    罗德曼一入夜店,无数夜店女郎上前色诱。

    她们都想与罗德曼亲近,一些女郎大胆地撩起衣服,生恐罗德曼看不到她们衣裙之下的风光。

    罗德曼进入角色很快,左搂右抱,随口就将今晚酒钱包下,“Bye,卢克,想喝什么,想玩什么,随便玩!我请客!”

    这种事,白已冬一开始是拒绝的。现在的话...

    “露西,你今晚真漂亮。”白已冬笑道。

    露西靠近白已冬的肩膀,“我在这里看了你的比赛,你晚上表现的无可挑剔。”“谢谢你这么说。”白已冬喝了一小口酒。

    朗利表现的比想象中豪放,一个七尺高的肌肉男注定会引起许多欲求不满的女人的注意。前来与朗利搭讪的人极多。

    朗利表现的像个绅士,心中却是色心大动,他这佛面兽心的本质让白已冬至今不能接受。

    “Bye,你上道很快啊。”罗德曼已经被身边的女郎灌得半醉。白已冬十分清楚他们为什么会灌醉罗德曼。把罗德曼灌醉,她们就等着收钱好了。罗德曼这个白痴喜欢在喝醉后撒钱。白已冬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露西,我得走了。”“不再留一会吗?”露西问。“今晚不行。”白已冬说。“再见。”对露西这种常驻夜店的女人来说,钓不到白已冬就去钓别人,谁都一样。

    “这里是另一个天堂吗?不,这里是上帝所在的地方!”罗德曼开始发疯,从口袋里掏出大把的钱准备充当一个下钱雨的神:“首先是爱,然后是痛苦,让游戏开始吧~~”嘴里还唱着珍珠果酱乐队的歌。

    白已冬迅速上前把他拉住,从人群中拽走,“丹尼斯,我肚子痛。”“WHAT?”罗德曼以为听错了。

    白已冬一手捂着肚子,表情作痛苦状:“我肚子疼...”“见鬼!”罗德曼清醒了不少:“你应该知道我还有正事要办。”“但我现在疼的走不动路。你会帮我的对吗?”白已冬期盼地看着罗德曼。

    罗德曼被人们当成恶人,白已冬和他相处几个月下来,发现这人并没那么坏。相反,要是和他混熟了,会发现这是个喜欢把自己表现的很坏的好人。

    “丹尼斯,你喝醉了,不能开车。”白已冬制止了罗德曼开车送他去医院。于是罗德曼当街拦下一辆的士,“马上送我们去医院!给我开快点!要是耽误了时间我杀了你!”

    白已冬挺感动的,不过他不会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愧疚,他不断告诉自己,“我是在帮他。”

    司机在罗德曼的催促下全速开动,很快抵达医院。结果正如白已冬所料。再高明的医护人员也检测不出他为什么肚子疼。最后只好给他开了一副药。

    “有任何问题请立即来医院全面检查。”临走前,医生千叮呤万嘱咐。

    罗德曼扫兴的很,“托你的福,我今晚很不痛快。现在卢克应该抱得美人归了。”“拜托,就一个晚上而已。”白已冬说。

    “一个晚上会错过很多。要是上帝今晚就安排我遇到我的真命天女呢?”罗德曼觉得自己亏大了。

    白已冬气急,“得了吧!在那种地方能遇到什么真命天女?她们只想要你的钱!”

    “你怎么肯定她们所有人都想要我的钱?”罗德曼反问。

    白已冬哑口无言,他总不能说:你觉得那些女人会喜欢一个发型怪异性格暴戾一言不合就动粗的疯子吗?

    他当然不能这么说,所以只好沉默,沉默可以解决许多事情。

    “现在我要去你家睡觉,而且要吃你的夜宵睡你的床,有问题吗?”罗德曼蛮不讲理地说。

    白已冬没有说不的权利,所以只好同意。

    我干嘛要帮他?就让这个傻逼在夜店下钱雨好了,说不定我也能跟着捡一点钱呢?白已冬后悔地想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