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网游竞技 > 公牛传人 > 第三百六十章 强者为王
    “最后三分钟,双方78比78战平,森林狼的球,白狼持球向前,泰肖恩·比卢普斯贴防,防守很严密,不过白狼从容应对...”

    史密斯看得心跳加快,就像当年他代表火箭打总决赛一样。

    那场和尼克斯的抢七决战,场面也不过如此了。

    那已经是十一年前的事情,十年代表着一个时代。

    如今这个时代,许多地方都比十年前进步,唯独一点是不变的。

    那就是决赛上的对抗,不管怎样,能在总决赛上发光发亮的,永远是那些敢于搏杀的勇士。

    白已冬他选择了背打,用力往里顶,普林斯挡不住他。

    “白狼用他的经验虐杀泰肖恩!”

    正如所有人所预料的那样,普林斯挡不住白已冬的背打。

    汉密尔顿忧心忡忡,他想包夹,又担心白已冬传球。

    巴蒂尔刚才的三分起到了威慑,使汉密尔顿不敢轻易弃他而去。

    普林斯的防守曳然而终,白已冬的背打让他无法招架,最后一个晃肩,普林斯被跟上。

    白已冬顺势启动,身体周转半圈,对向篮筐,生翅般跃向空中,身体后退,托球过头,轻轻一推,射向篮筐。

    普林斯喘着气,无法干扰,只能看着球从他面前绝望地飞出。

    “唰!”

    太让人绝望了,普林斯不知该如何抵抗这个男人。

    白已冬发出一声狼嚎,带领其他人回防。

    比卢普斯面色阴沉,想说点什么,却听见拉希德·华莱士说:“别在意,打回去!打回去就行了!”

    “没有错,像他那样打回去,时间还有很多呢!”大本钟道。

    活塞面对的不只是白已冬,还有其他人。

    白已冬让他们变成了一群狼,防守端时时刻刻都想着从对手身上撕下一块肉。

    这本是活塞最习惯的比赛方式,现在他们却无法在这种对抗下得分。

    哈达威拼上老命,疯狂地缠绕比卢普斯。比卢普斯节奏大乱,只能先把球传出。

    随后,汉密尔顿接球,他遇到的防守更强,巴蒂尔的防意识和技术比哈达威强一大截。

    汉密尔顿同样没机会,怒吼天尊向他走来,要给他接应。

    汉密尔顿把球传出,被老约翰逊用力拍出界外。

    “啊啊!好球!”加内特大吼,好像他自己也在场上。

    比赛中,最可怕的莫过于被对方用你擅长的方式击败你。

    高强度的对抗、紧密的防守、窒息的节奏,这些本该是活塞的拿手好戏,现在却被森林狼以其道还其身。

    他们在这种压力下失了神,找不到办法出击。

    比赛已经到了不做出改变就要坠入万丈深渊的地步,比卢普斯目光冷峻,动身向前,接下队友的发球,运球直面哈达威的防守。

    他要打破这个局面,重新唤醒队友,这需要他攻破森林狼的防守,这是件艰巨的任务,但他有信心做到。

    比卢普斯的进攻,让白已冬想起了一句话——凡是能冲上去的,能散发出来的火焰,都是美丽的。

    比卢普斯正是以这样的方式,不惜一切,赌上所有。

    他单挑哈达威,一个跳步到油漆区里,撞开哈达威,拧身朝篮底下抹去,向上一个挑篮。

    过程很艰辛,但只要球进了,谁在意你是怎么打进的?

    比卢普斯大吼道:“记住,我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们不是来这输球的,我们是来赢的!”

    “没错!”大本钟吼道。

    “来吧!狼崽子们!”怒吼天尊拍胸怒吼。

    白已冬走向前场,让哈达威带球。

    虽是队友,比卢普斯的做法却令他感同身受。

    站在这个舞台上的人,都是来争第一的。

    白已冬望着前方,感觉那不是活塞,那是曾经站在他面前出言不逊飙垃圾话的迈克尔·乔丹。

    乔丹在嘲笑他:“接班人,你就这点本事吗?”

    许多人认为,和乔丹做队友很有趣。只有真正和他做了队友才知道,那是噩梦。

    乔丹退役后,噩梦达到了最高潮。

    视他为宠儿的城市,奉他为信仰的球迷,一一消失,众叛亲离,他也被迫离开芝加哥。

    这个噩梦他做了整整十年,现在,他终于有机会摆脱它了。

    “谁阻止我,我就灭了谁!”

    白已冬跑了起来,身上的21号球衣飘动不已。

    哈达威寻找白已冬的踪迹,他发现白已冬正处于活塞的包围之中,要把球给他可不容易。

    哈达威决定先突破进去,搅乱局面再做计较。

    说做便做,哈达威背打比卢普斯,再面筐突入。

    哈达威的突破虽没有起到计划中的作用,却也让活塞手忙脚乱了一阵。

    正是这时候,白已冬甩开普林斯,冲到外线,“Pennny!”

    “好机会!”哈达威把球传出去。

    白已冬接球,身势一沉,普林斯不敢想象白已冬投进三分会发生什么,他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你休想~!!”普林斯吼道。

    “见鬼!是假动作!”

    白已冬晃飞普林斯,带球突破,汉密尔顿的协防让他的攻击达到高潮。

    白已冬运动中变向运球,把汉密尔顿摆脱,速度不减,直线加速,有如展翅的雄鹰,眼中只有篮筐。

    “啊啊啊啊!!!”

    怒吼天尊暴吼,跳起来双手拦住白已冬的球。

    白已冬身体继续向前,带着无尽的压力撞开华莱士,向下一扣。

    全场唏嘘,白已冬扣飞了。

    华莱士大叫:“篮板!篮板!”

    奥洛沃坎迪抢下进攻篮板,做二次进攻。

    大本钟快步向前,右手高高举起,点飞奥洛沃坎迪的投篮。“篮板!”

    巴蒂尔和汉密尔顿撞在一起,好像遇到饥荒的两头狮子,为了一口肉,恨不得杀死对方。

    两人为了争一颗球争得红眼。裁判判定争球,场面才得到控制。

    “我不知道裁判在干什么,他们希望看到暴力事件吗?”巴克利说:“我十分推崇对抗,但我不推崇这种毫无底线的对抗,这根本不是篮球,这他妈是美式足球!”

    “我越来越怀疑这三位是联盟临时请来兼职的拳击裁判了。”史密斯玩笑道。

    汉密尔顿在跳球中胜出,比卢普斯带球推进,速度很快。如果可以,他希望直接得分,不要节外生枝。

    如果拖到阵地战,那就太难办了。

    他在想什么,哈达威一清二楚:“年轻人,别以为我会让你过去,你应该知道不可能让你得逞的。”“该死的混蛋!”比卢普斯磨牙凿齿,痛恨自己不够快。

    外围转移球,森林狼不失位,机会没有。

    大本钟的掩护因为森林狼的高质量轮转也没机会,比卢普斯只能把球交给拉希德·华莱士。

    最后六秒,华莱士发起进攻,背打,往里生推,他没有退路,这球必须由他出手。

    “你他妈不可能得分!”老约翰逊随时用语言干扰他。

    拉希德顶到油漆区的边缘,一声大吼,右手肘部开路,撞得老约翰逊岔气,直臂抛投,压哨球进。

    拉希德·华莱士仰头大吼不停,好像要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这一吼上。

    “82比80,活塞领先2分,比赛时间剩下90秒!”史密斯汇报比分和时间。

    “现在看白狼的了,全世界都知道谁会为森林狼进行这个回合的进攻。”巴克利说:“为了这一刻,他从第一秒拼到了现在,现在正是他证明自身价值的时候,如果他想让自己升华,那就不能逃避,唯有放手一搏,战而胜之!”

    白已冬的眼中,一切都变慢了。

    队友的移动、对手的布防甚至是时间的流逝。

    进攻时间一秒秒的流逝,白已冬站在外侧右翼,他用手势指挥队友走位,自己却原地不动。

    普林斯不知道他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白已冬一个人控球控了十四秒,进攻时间走到最后十秒,他终于露出自己的锋芒,整个人的速度提高了几个档次,摆臂,运球,像一道幻影突破了普林斯。

    “RIP!”

    汉密尔顿补上,白已冬停下脚步,控球,压节奏,过了两秒,重心降低,用身体强行碾过。

    篮下,是活塞双华莱士,这么冲进去等于找帽。

    油漆区前,白已冬悬崖勒马背后运球收住脚步,捞起篮球,向上跃起。

    大本钟已经贴到他的身前,双手直直地举起。

    “唰!”

    “YES~~~!”

    “打平了!活塞快速发球,昌西·比卢普斯的反击,哈达威犯规,活塞选择暂停!”

    “还有一分钟,坚持住,这场比赛获胜的将是我们,这是我们站在这里的唯一原因!”桑德斯已经无计可施,唯一能做的就是给队员灌鸡汤。

    暂停结束,活塞艰难发球。

    比卢普斯被哈达威全程跟随,其他人也被紧缠,这个回合,森林狼再次祭出了令人窒息的群狼防守。

    比卢普斯外线琢磨,等候最佳时机。令人绝望的是,最佳时机迟迟不出现。

    “没时间了,昌西!”大本钟吼道。

    比卢普斯只能强投三分,砸筐而出。

    大本钟暴跳,抢下篮板球,强起二次进攻,被奥洛沃坎迪犯规。

    “Fuck!”奥洛沃坎迪不甘地吼了一声。

    让人感到宽慰的是,本·华莱士本赛季的罚球命中率只有42%。

    球发到大本钟的手上,每个森林狼球员和现场的观众都在祈祷(不如说是诅咒)。

    祈祷奏效了,华莱士第一球罚丢,打到前筐。

    大本钟面色铁青,“狗屎!”

    “砰!”

    大本钟挑高了弧度,导致第二罚磕到后筐,一样没进。

    怒吼天尊全力抢球,把篮板球从篮下拍了出去。

    普林斯舒展长臂,接住这球,“稳住,伙计们!”

    “没错,就是这样!”比卢普斯把球要过来。

    越到这个时候,他们越镇定,这是冠军带来的底气。

    他们不会乱,不管怎么样,现在没有领先方。

    只要稳扎稳打慢慢来,即使不进,依然是平分,没什么好怕的。

    活塞这台精密的机器再次运转。为了胜利,他们要齐心协力,创造出一次无懈可击的进攻。

    比卢普斯依旧站在可以观察到所有位置的弧顶处。

    真正的文章在三分线内,活塞的掩护交叉穿插让人很难防住。

    被压制了一整场的普林斯,决心在森林狼身上插进绝命的一刀。

    白已冬转身刚要跟上,却是遇到大本钟的掩护。

    令大本钟震惊的是,白已冬就像个体操运动员转身而过,直追普林斯。

    普林斯没有意识到身后的幽影,他拿到比卢普斯的球,正准备上篮,后面一只手伸到他的头顶,将球摁住,钉在篮板上。

    “!¥!@#……”

    “白狼的死亡封盖!还有13秒。森林狼的球,白狼控球,暂停了!比赛暂停!”

    桑德斯换下老约翰逊,派上哈塞尔。

    这一球,只要进攻,不要防守,也不要篮板球,一球决胜负。

    白已冬发球给哈达威,然后迅速上去接哈达威的球,四散拉开,白已冬对位普林斯。

    普林斯心跳加快,要知道他今晚没有一次成功防住白已冬。

    如今让他防白已冬的最后一攻,这让他承担了难以负荷的压力。

    压力,这就是压力吗?

    白已冬迎来了职业生涯迄今为止最重要的一个回合,乔丹的背影就在前方,传奇的大门向他敞开,只要再往前一步,便能与传奇并肩。

    这就是我的时刻!

    我的!

    “王子殿下,我从你的眼里看到了恐惧,你不知道这是上帝赐给我们的考验吗?弱者逃避,强者面对。”

    白已冬控制着时间,当他启动时,时间也即将走到终点。

    普林斯跟随他的动作而动作,他感觉自己被摆布于鼓掌之中。

    白已冬的假动作再次让他受骗,这个失误足以致命。

    白已冬向左拉球,和普林斯拉开一个身位,正好踩着罚球线,身体向上跃起,像个空中舞者,托起皮球,所有的努力只为这一刻!

    桑德斯瞪着眼,

    加内特不顾队医劝阻站了起来:“进啊!”

    所有人都看向空中。

    红灯亮起!

    “唰!”

    “球进了~~~!白狼绝杀了底特律活塞!森林狼赢下天王山之战!”

    “难以置信的一击!他做到了!”

    白已冬的脸上疲态尽显,没有多跟普林斯说话,转身走去。

    他的队友像是要把他压成肉饼似的,成群结队地扑过来压住他。

    普林斯唯一能看到的,是他后背的号码。

    21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