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网游竞技 > 公牛传人 > 第三百六十三章 被牵着鼻子走
    6月21号这天,底特律郊外奥本山人山人海。

    奥本山宫殿球馆和其他球队主场不一样,它并不在市区,而在郊外的奥本山。这也是奥本山宫殿名称的由来。

    不过,让这座球馆闻名遐迩的不是它的地理位置,而是本赛季发生的一场球场斗殴,那场斗殴被人称为奥本山宫打架事件。

    “欢迎收看篮球之夜,我是迈克·布林,今晚将由我解说这场可能诞生出世界冠军的总决赛第六场。”迈克·布林用他一贯的开场词说道。

    和他搭台唱戏的是比尔·沃顿,“迈克,你今天气色不错啊。”

    “是啊,因为我又看了一遍Game5的录像,真是一场荡气回肠的比赛。”布林说:“我希望今晚看到的依然是最纯粹的篮球,而不是,嘿嘿,你懂的。”

    沃顿心领神会,那件事在底特律是一个禁词,“是的,我想每个人都一样,我们都不希望看到任何非比赛因素影响总决赛的进行。”

    “世界最高篮球舞台上的比赛,就该由最纯粹的篮球决出胜负。”布林说。

    “兄弟们,过来。”白已冬面带笑意,召集队友。

    每个人都靠了过来,白已冬张开双手,一边揽住加内特,一边揽住哈达威,“让我们满怀激情地走向起点,赢得比赛怀抱冠军地抵达终点,上场吧,你们这群讨厌的家伙,你们这群阿波利斯的恶狼!”

    “说得好啊,GOGO!”加内特恨不得比赛立即开始。

    “凯文·加内特伤愈复出,上场比赛是底特律最好的机会,可惜他们没能在KG缺席的情况下赢得比赛,现在他们面临绝境,究竟是到此为止,还是把悬念留到第七场,让我们拭目以待。”布林是个经验丰富的解说,他知道观众想听什么。

    奥洛沃坎迪系列赛第六次赢得跳球。

    白已冬接球前行,“王子殿下,这几天睡得好吗?”典型的白已冬式问候。

    普林斯脸色难看极了,“你很快会和我一样痛苦。”“好怕啊,请你不要吓唬我,我真的会被你吓到。”白已冬从容分球给加内特。

    “拉希德,接着第六回合吧。”加内特挑衅怒吼天尊。

    怒吼天尊上前栏路,加内特运球前进,那个叱咤风云的狼王想要弥补自己第五场不在的遗憾,黑色的长臂像旗帜一样挥舞起来,跨越华莱士的防守,恰如一匹生出翅膀的黑马,飞向篮筐,上篮得分。

    “Fuck!”华莱士吼了一句,向前奔跑,进入三分线低位卡位。

    见他这样,比卢普斯就知道这一球不能给别人,只能给他。

    怒吼天尊接球背打,“看来你恢复得差不多了,凯文。”

    “是啊,我完全恢复了。”加内特压着声音低语,“你们没机会了。”

    白已冬靠近,想逼迫华莱士传球。

    华莱士怒吼一声,“别来这套!”

    说罢,宽阔如灰熊一般的背部扛住加内特,翻身直臂跳投。

    加内特的防守已经做得足够好,却不能影响他的投篮。

    华莱士看着球,脚步后退,进了。

    场边的罗德曼几乎把爆米花翻了,“凯文小子,你行不行啊!”

    “我行!”加内特听到了他的叫唤。

    “现在的年轻人技术越来越差了。”罗德曼评头论足道。

    楚蒙坐在他身边,向他询问:“刚才有更好的方法吗?”

    “什么?”罗德曼干笑道:“弟妹,其实你可以用中文跟我说。”

    “呃...这样我会觉得怪怪的。”没有什么比一个看起来十足不良的中年人说一口流利的中文更让人奇怪了。

    “你刚才问我什么?”罗德曼扯回到正题。

    楚蒙问:“刚才加内特有更好的方法吗?”

    “他其实已经做得很好了,如果换做是我,我会偷袭拉希德的下体。”罗德曼说:“只要我弄他一次,他就会产生恐惧,不敢轻易把下体暴露给我。”

    “有点卑鄙。”楚蒙已经说得很好听了。

    “卑鄙?妹子你太天真了,这招并不卑鄙,球场如战场,就像《孙子兵法》里面写的,“兵者,诡道也”!”

    楚蒙非常想上因纽网发个动态,内容为:“一个长得像个流氓的中年外国人用一口流利的中文跟我谈论《孙子兵法》,我该怎么办?谁来教教我,在线等,非常着急!”

    两人的交流还未结束,白已冬运球到前场拔起一记冷箭三分。

    如同导弹一样精确制导,森林狼一下得到5分。

    这样的节奏让现场球迷很不习惯,因为活塞太能压节奏了,他们的对手一般都会深陷泥潭不能自拔。

    现在森林狼一上来就要打快,而且命中率很高。

    “白狼今晚很有信心啊。”布林揶揄了一下,笑道:“不过,也难怪。”

    “他们上场比赛可是在KG缺阵的情况下战胜了对手,这让他们对比赛信心十足,我相信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们了。”沃顿明目张胆地支持森林狼。

    布林对这位老伙计没话说,因为谁都知道他是白已冬的忠实球迷。

    白已冬身轻如燕,跑回后场,和队友击掌,“加把劲,防住他们!”

    “YES!”众人应道。加内特无处不在的协防补位,白已冬的超级轮转。

    两个能够影响到所有位置对位的防守怪齐心协力之下,活塞的配合打不开,只能让比卢普斯单打。

    这么做正中森林狼的下怀,他们要的,就是让你个人单打。

    比卢普斯的背打顶开哈达威,被赶上的加内特一记大帽盖到外线。

    普林斯捡起地板球投压哨,白已冬追身一巴掌将球从他的手中打飞,时间走完,活塞被防成二十四秒违例。

    “YES!”违例哨响的刹那,森林狼的替补席炸了。每个人都像中了百万美元大奖似的狂挥毛巾。

    像打了兴奋剂似的,一个比一个兴奋。

    白已冬示意他们坐下,“你们这帮混蛋,冷静一点,别弄到最后被吹技术犯规。”

    “就是就是!都坐下,别一个个搞得像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老威利斯起着带头作用,让这些小辈统统坐下。

    老约翰逊指出:“凯文,刚才分明是你第一个跳起来的。”“老夫跳归跳,你们这帮年轻人跳什么?”老威利斯这种漏洞百出的双重标准让人难以信服。

    比起手忙脚乱的活塞,森林狼每个位置都富有创造力,白已冬带头冲锋,打出一个缺口。

    活塞轮转到位,一次突破难以出机会,把球外传。

    哈达威虚晃一枪,向右边突破,行进间好像变回了年轻的模样,一记骚气冲天的单手后颈传球传到加内特的手上。

    加内特本该完成单手暴扣,他却把球扣飞了。

    哈达威的表情像错过了五百万红包一样失落,“KG,我认为你的伤还没好,你绝对是伤没好利索。”

    “我以我父母的名义起誓,以永不坠落的星和月起誓,以我二十公分长的迪克起誓,我真的痊愈了。”哈达威表情呆板,半晌说:“你的迪克并没有那么长。”

    “有的!”加内特郑重地说。

    被加内特扣飞的球掉出界外,球权回到活塞的手上。

    比卢普斯向前运行,他是活塞阵中唯一一个保持冷静头脑的人。

    谁都可以乱,他不能乱。如果比卢普斯乱了,那活塞的整个进攻体系都要塌掉。

    比卢普斯比谁都冷静,仔细观察,找出空位的汉密尔顿,传球,面具侠中投,不进。

    怒吼天尊拿下篮板,甩到外线。普林斯走神,险些没接到球。

    白已冬说:“你在思考人生吗?是不是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失败?不瞒你说,我追思我过往的人生的时候,也觉得挺失败的。”

    “你他妈在说什么?”最让普林斯受不了的是白已冬喋喋不休毫无逻辑没有一点营养的垃圾话。

    “不过,当我想到我的人生即将在你们身上取得成功时,我便豁然开朗。”更让普林斯受不了的是,这些喋喋不休毫无逻辑没有一点营养的垃圾话会在某个点拐个弯,变成直直接接的攻击。

    “别得意,你们即将唉奥本山输掉一切。”

    “同样的话,几天前你在明尼苏达跟我说过,后来我在你头上投进了绝杀,你忘了吗?”白已冬嬉笑道:“对了,那场比赛我穿着21号球衣。”

    愤怒会冲垮一切,白已冬抬手断下了普林斯的球。

    白已冬加速,将不屈不挠的普林斯远远甩开,就像一个百米短跑的冠军,加速阶段,他就是王。

    “Sho time!(表演时刻)

    ”布林喊道。

    白已冬带球穿过半场,追兵已经被他远远摆脱,他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动作。

    一些构思好的动作浮现出脑海,白已冬可以随意挑选一个。

    最后,他选择了一个可以让倔强的底特律人都忍不住为之欢呼的动作。

    罚球线位置,白已冬的右手用力运球,让球高高弹起。

    白已冬跑出一步,身如大鹏飞起,巨大的手掌在空中抓起篮球,从胯下拉到右手,向前方的篮筐拽拉过去,暴劈而下。

    “哇喔!永远不会让人失望的白狼!”

    “他做了个扣篮大赛冠军级别的扣篮!”

    白已冬落了下来,他听到了部分球迷的惊呼,还有少数的嘘声,更多是目瞪口呆,他们从没见过这样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