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网游竞技 > 公牛传人 > 第六百六十九章 正午和黄昏
    41分9篮板5助攻,留下这一串数据,白已冬正式退出舞台,剩下的几分钟没有意外,两队的替补阵容龙争虎斗,平分秋色。

    最终,骑士以18分的分差惨败,詹姆斯成为众人热议的焦点,他在与白已冬的第一场对决中完败。

    “球迷不必再对总决赛抱有期待了,这场比赛就将是92年总决赛的翻版,当时我们都想知道飞人和滑翔机谁更强,结果飞人碾压了滑翔机。这轮系列赛,白狼对皇帝的压制恐怕会超过92年的总决赛。”

    看扁詹姆斯的人变多了。

    有心人故意在此时列出白已冬跟詹姆斯的生涯对位统计,詹姆斯可以说是完败。

    比赛赢了,白已冬却开心不起来,草草结束了赛后的新闻发布会。

    走进更衣室,队友还沉浸在大胜的喜悦中,他不想坏了大家的兴致,悄悄走进淋浴间,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悄悄离开。

    “你东西忘了。”哈达威喊道。

    白已冬回看过去,哈达威的手里拿他落下的小背包。

    白已冬走去接过背包:“看着他们,别让他们玩过头了。”

    “这种事不应该是你来管的吗?”哈达威笑问。

    白已冬说:“你现在也是老同志了,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

    “那你这个比我更有威严的老同志是因为什么这么不开心啊?”哈达威早就看出白已冬心里有事。

    “不能说是不开心。”白已冬苦笑。“只能说,这些事情突然变得索然无味了,我找不到乐趣。”

    “和伟大并列,史上唯四的三连冠唾手可得,你居然说索然无味?”

    当世第一人的境界真是让人理解不了啊。

    白已冬拿过背包:Penny,这话我也就对你说,如果我打完这个赛季就退役你也不要意外。”

    “你他妈别开玩笑了!”

    虽然白已冬现在很严肃很认真,但是哈达威一个单词也不信。

    白已冬与哈达威道别,独自一人开车在路上乱逛。

    走马看花式的逛街并不会让白已冬的心情有丝毫的好转,他决定回家,如果不遇到阿道夫·肯扎德的话,他肯定已经回家了。

    白已冬找不到任何一个合理的动机来解释肯扎德现在为什么不在教会,而在这条没什么人来往的大路上。

    阿波利斯的治安不错,但在美国,这么晚独自一人在外面散步,怎么看都不是好主意。

    “神父,我载你吧。”白已冬探出窗户说道。

    肯扎德好像看到天降之物似的大喜道:“上帝果然不会骗我,有好几次我都要放弃了,你果然还是出现了!”

    果然还是出现?这意思是你早就知道我会出现?这比他大晚上在外面散步更加说不通。

    白已冬有点晕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当下也只得把肯扎德请上车,一边走一边问。

    “神父,这个时候你怎么还在外面?”白已冬问道。

    肯扎德笑道:“你应该比我清楚,阿波利斯是明州治安最好的城市,如果明州要颁发个路不拾遗文明和谐城市奖,阿波利斯绝对是最大热门。”

    “好吧。”

    非要这么说也是可以的,白已冬也不是肯扎德的什么人,人家大半夜在外面干什么他可管不着。

    “白狼,难道你的好奇心就只有这个程度吗?”

    白已冬不问,肯扎德反倒不满意了。

    白已冬一愣,说道:“我只是觉得我们的关系还没到这个地步。”

    “有道理,你是高高在上的明州巨星,我只是个败落教会的神父。”肯扎德“忧伤”地说。

    “OK,您半夜三更在这里鬼鬼祟祟地做什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白已冬“八卦”地问了。

    肯扎笑出声:“我每个月都会聆听福音,如果福音中有召唤,我就会出来寻找。”

    “这又与我出现有什么关系呢?”白已冬最不理解的是那句“你果然还是出现了”。

    难不成这神棍真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身为坚定的无神论者,白已冬打心里不相信什么福音和未卜先知,他突然觉得这是肯扎德的一个圈套。

    就像上次拜托他以个人名义资助教会一样,肯扎德肯定打着什么鬼主意。

    “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们会遇见吗?”

    白已冬心一动,来了,肯扎德忍不住了,他要爆狼了!

    快点说吧,你想要什么?

    “其实我并不知道我会遇到你,但我知道我会遇到一个人,没想到是你,这真是令人开心,上帝总是安排这种出人意料的惊喜。”

    肯扎德没有爆狼,依然说着那一套标准的神棍台词。

    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有更大的企图,现在这些话只是为了降低白已冬的警惕性;一种便是,他真是神棍,入戏极深。

    让白已冬选择的话,他宁愿相信第一种。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把信仰视若生命的人不能说没有,但肯定是濒危生物。

    白已冬可不觉得自己的运气这么好,随随便便就能碰到一个。

    他相信,任何一个出现在他面前的人都不是偶然,肯定都有所图谋。

    这么想或许有些自恋,但换到白已冬的角度,以他的地位来说,这么想也没什么错。

    “我深夜至此是受福音召唤,你呢?众星拱月的白狼怎么也会无聊到在马路上开车乱逛?”肯扎德问道。

    “你觉得呢?我这样的人为什么打完比赛不回家睡觉在大街上转来转去最后能与你邂逅啊?”

    白已冬反问,他不信肯扎德连这个也知道。

    肯扎德自然是不知道的:“看来高高在上的你也过着和我们一样充满忧虑的生活。”

    “我忧虑?何以见得?”白已冬问道。

    “你的脸上就写着“我心里有事”这几个字,如果你愿意,可以说给我听,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出自你口,只入我耳,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肯扎德说。

    白已冬总算知道肯扎德的目的了:“OK,我可以跟你说,前提是你交出身上的录音设备。”

    “录音设备?”肯扎德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不就是你精心谋划的吗?以上帝之名招摇撞骗,窥探我的秘密,再高价卖给记者,这就是你的目的吧?”

    白已冬一番话,肯扎德惊呆了。

    肯扎德保持着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些勉强,但好歹保持住了:“你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是真心实意的?”

    “把你身上包括内裤在内的衣服全部脱掉裸奔市区一圈我就相信你。”白已冬强人所难地说。

    肯扎德缓过来了,脸上保持得体的笑容:“如果明州没有有伤风化罪的话,我会这么做的。”

    “就冲你这份决心,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白已冬说道。

    “请讲。”肯扎德停挺直身板仔细听。

    白已冬停下车,回头看向肯扎德。

    这眼神,白已冬的许多对手都见过,肯扎德是第一次。

    那种被人当成猎物盯上的感觉,肯扎德永远也忘不了。

    “森林狼会击败骑士赢得总冠军。”白已冬说,“我允许你把这段话的录音交给记者,你可以借此得到一大笔钱,相信我,他们会接受的。”

    “你看起来对赢得总冠军这件事并不兴奋。”

    肯扎德自动过滤了白已冬关于记者的废话,直切重点。

    白已冬停下开车的手势:“我不兴奋吗?难道兴奋就一定要表现出来给别人看吗?”

    “我对职业体育并不了解,但我知道冠军这个词的分量,如果你说到总冠军就像我说“我午饭吃了份水果拼盘”一样自然的话,我相信冠军对你来说已经没有吸引力了。”肯扎德的话语让白已冬沉默了。

    也许楚蒙是对的,肯扎德是一个很好的交流对象,但他真的值得信任吗?

    白已冬找人调查过肯扎德,他确实是阿波利斯天主教会的神父,除此之外,他对肯扎德知之甚少。

    “别以为你很了解我,难道你会在一个只有数面之缘的人面前表现出真实的自己吗?”白已冬启动车,“我现在送你回教会。”

    肯扎德只是个小人物,即使与记者有所勾结,白已冬也能动用关系把事情压下来。

    他只是不想节外生枝罢了,有些事情,不足与外人道。

    肯扎德不断地找话题,白已冬对他爱搭不理。

    终于,目的地到了。

    “神父,我就送你到这吧。”白已冬友好地请他下车。

    肯扎德下车,关好门,走到窗户边跟白已冬说了几句话。

    “这个世界上,像你这样的赢家少之又少,我的确不懂赢家的烦恼。”肯扎德淡淡地说。“但你不会一直赢的,如果不能解开心结,迟早会一败涂地。”

    “你正处于人生的正午,正午的时候阳光高照,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但是,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

    “正午有多灿烂,黄昏就有多黯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