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小女孩便开始和少年一起在山洞里修炼。

    但好景不长,因为一次小女孩的疏忽,他们的秘密被大人发现了。

    然后……

    ……

    星千月平躺在地面上,此时,迷雾已经将她团团围住了。

    星千月颤了颤睫毛,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中,一片清明。

    她记起来了。

    也明白了这时怎么一回事。

    婆婆他们发现了自己肚子上的火焰标识,便找来宁芒叔叔把那火焰标识去掉了。

    然后,他们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把自己的记忆抹去了,还把时间推到了夏天。

    而玖里墨,被他们关起来了。

    想到这,星千月坐起身来,看向那个平面。

    那个平面依旧是黑的,也没有声音传出来。

    看来婆婆和花迷姐姐已经离开了。

    这里……就是砚台里面的空间吧。

    星千月站起身来,漫无目的地,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找到玖里墨留下的痕迹呢?

    掌心传来的隐痛引起了星千月的注意。

    星千月有些呆滞有些机械地向自己的掌心看去。

    前不久的那个狞狰的伤口正在那里,已经结了暗红的痂。

    星千月的眸光闪了两下。

    她记得玖里墨跟她说过的。

    这个砚台里的空间是他的血滴到上面他才进来的。

    而玖里墨是魔族血脉……

    所以自己……

    星千月歪着脑袋想了一下。

    神魔杂交?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被父母丢在隐世就说得通了。

    星千月的神色冷了下来。

    这样看来……自己的父母并不是故意将自己抛弃的。

    而是……父母已经不在了。

    星千月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但也只有这一种解释最为合理了。

    现任神王十分抗拒与厌恶魔族,任何与魔族有勾连的人都要被押往诛仙台抹杀。

    星千月回想着她在《三界志》中看到的内容。

    但是……神王并不是一开始就如此讨厌魔族的,而是从十几年前才下达的对魔族的打压政策。

    但就是这短短十几年,便扭转了神魔千百年间的平衡。

    星千月思索着,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她待在这里多久了?

    记得玖里墨说过,砚台里面的时间是外面时间的两倍。

    她想看看外面怎么样了,可砚台依旧在盒子里,根本看不到外面。

    星千月便侧耳听了一会。

    外面很安静,没有一点声音。

    出去看看!

    星千月意念一动,便出去了。

    外面一个人也没有。

    星千月看向窗外,天色已经是浓黑的了,山庄里却灯火通明。

    看来婆婆和花迷姐姐已经发现自己不在了。

    星千月把砚台拿出来,抱在怀里,然后在一个书架后面蹲下,躲开窗户看进来的视线。

    没一会觉得蹲着太累,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开始思索对策。

    首先,自己应该把这一身带血的衣服换掉。

    想到这,星千月突然想起来之前自己滴在地上的血迹。

    那个应该已经被婆婆看到了,就不管了。

    反正到时候自己就说不知道。

    然后呢?然后要怎么办?

    先把自己的衣服换掉,自己进去砚台里,操纵砚台回到房间换好衣服。

    然后……

    然后躲去哪里?

    星千月用手摩挲着下巴,很是苦恼。

    自己常去的地方婆婆应该都派人找过了。

    还有哪里?还有哪里是她常去的地方但婆婆不一定能很快想到的地方呢?

    苦思冥想间,星千月的脑中突然闪过了迷罗的脸。

    有了!就是花迷姐姐存放花汁的地窖!

    星千月茅塞顿开,然后一闪身进入了砚台之中。

    来到砚台里,星千月唤出了那个可以看到砚台外面的平面,然后运用移物之术,躲在草丛中潜行,有惊无险地来到了望月阁。

    望月阁门口把守者两个人,窗前各站着一个人,屋内还有两个人。

    星千月勾唇一笑,哼,这场景她早就料到了,可难不住她。

    只见星千月操纵着砚台来到院子里的大柳树后,摇身出来,然后对着那些人同时施了昏睡术。

    可让她意外的是……那些人竟毫无反应!

    怎么会?

    星千月诧异地看向自己的手。

    就在这时,星千月听见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原来是花迷和婆婆带着人赶来了。

    原来……是婆婆给她下的套。

    “千月……”

    “婆婆……”

    “千月来,到婆婆这来。”婆婆对她张开了手臂。

    “你要保证!”看到婆婆这个样子,星千月忍不住地眼眶发酸,但她还是坚定地继续说下去,“绝对不会再篡改我的记忆!也不会抹去我的记忆!”

    “好好好,婆婆答应你。”

    “还有,把玖里墨和那个姐姐放出来!”星千月继续提要求。

    她手里并没有把握,但不知为什么,她很有底气。

    也许……是因为婆婆对自己的宠爱吧。

    想到这,星千月不禁有些黯然。

    但,也是没办法的事。

    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婆婆,星千月在心底暗暗发誓。

    “好好好,只要你以后不要再乱来了就行。抹去你的记忆,你有后遗症,婆婆看着也心疼啊!”说着,弥婆看向了星千月的手,“你的手怎么受伤了?快过来让婆婆看看。”

    “嗯……”婆婆还是关心她的,只是这关心让星千月忍不住地热泪盈眶。

    星千月开始一步步地向弥婆和花迷走去。

    “婆婆,你真的会放过玖里墨吗?”星千月还是有些不放心。

    婆婆对她好是真的,但曾经想杀掉玖里墨也是真的。

    “真的。”婆婆点点头,站在一旁的花迷向后面挥了挥手,便有小妖押着玖里墨和星千月那日见到的红衣少女上来了。

    “只要你以后好好的,不要再无缘无故的失踪,婆婆就放了他们俩。再说,你看,他们都好好的,没受一点苦。”

    星千月看着玖里墨和那少女,两个人只是被绑起来了,衣冠整洁,面色如常。

    只是那少女,看着她的眼神晦暗不明,竟有着隐隐的恨意。

    星千月手里抓着砚台,向着玖里墨走过去。

    她想把砚台还给玖里墨。

    星千月向着玖里墨的方向走了两步,突然愣住了。

    她抓着砚台,愣在原地,怔怔地看着不远处一棵大树根部的一片衣角。

    那衣角上正开放着牡丹,如火如荼,栩栩如生。

    在她目前所认识的人中,只有宁芒叔叔的衣服上常年开放着花朵。

    从上到下,百花在他的衣服上结蕾、吐苞、绽开、开放、凋零。

    各式花朵在他的衣服上开放,也不显得繁琐俗套。

    宁芒叔叔来是做什么?

    还有,来了她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不露面?

    星千月只觉得身上越来越冷。

    她僵硬着往身下看去。

    脚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滩水,这滩水吸着她,让她动弹不得。

    来不及多想,星千月对着玖里墨大喊一声:“快进去砚台里去!”

    然后闪身进入了砚台里。

    砚台里的星千月眼看着人们都来抓她,宁芒叔叔也上前来了。

    玖里墨却迟迟没有动静。

    难道是他们用了什么法子?让玖里墨无法施法了?

    算了,不管了,自己先离开再说。

    星千月心一横,便想要自己先跑。

    可砚台却……动不了了。

    星千月心下一凉,一看,砚台已经被宁芒握在了手中。

    宁芒凑近了砚台,饶是这么近,他的皮肤依然看不到一点瑕疵。

    星千月晃晃脑袋,告诉自己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宁芒看着砚台,可星千月分明觉得他正在看着自己。

    宁芒盯着她看了良久,叹气一声:“千月,我等你出来。”

    说完,宁芒把砚台交给了弥婆,便离开了。

    弥婆一把砚台接过来,便开始苦口婆心地劝星千月:“千月啊,你一定要想好啊。你出来,只要睡一觉,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好了。听婆婆的话,婆婆什么时候害过你?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